独活

东风

【KK】车轮之下

天使消失的街道,交织于青之时代的命运,夜幕里被碾压于车轮之下支离破碎的孤影。有你左右,极夜如昼,现世可安。

这座城市,白昼会没有秘密坦诚容纳带着面具过活的人;于夜晚,夜幕中的璀璨华光,油尽灯枯般的燃烧着对黎明的渴望。

这座喧嚣的城市,没有真正的夜晚。高林丛野,璀璨兴隆,繁华世景,无处可安。

夜里,一条条街道街道变成了万千星辰,银光闪耀的星河。橘彩的灯光里车流不息宛如长龙昭示着城市的生气。鳞次栉比的建筑物上装饰的霓虹灯光不约而同的变幻舞蹈,像一只只挣脱零线的束缚向自由的天空跳跃的精灵。

夜晚这座小公园并没有太多人。它是一片普通住宅区附带的小公园。离社会上不良少年盘踞的附近废旧工厂和学校不太远。有一片小树林将公园延伸到街道。公园在树荫的遮挡下显得比较昏暗。两个秋千,一个粉色的类似城堡一样的滑滑梯,小孩喜欢躲在里面玩捉迷藏。有一对老人正坐在椅子上聊天,时不时看着前面蹲在草丛里的男孩。

“啊,萤火虫!看!我捉到了!”小男孩兴奋的举着手里荧光忽隐忽现的虫子。未被世俗沾染的清澈眸子,闪耀着熠人的光辉,明亮似划破黑夜。

另一个长椅上坐着一名灰白T恤的青年。他看着对面小男孩捉到萤火虫而露出欣喜的眸光而笑了。微微上扬的嘴角,细碎的褐色前发遮住那双在黑夜里也尤为明亮却暗含悲伤和忧郁的眸子。左眼下脸颊边有一颗浅色的痣。棱角分明雕刻般深邃的轮廓。英气的双眉,高挺的鼻梁,略微苍白的肤色,如若不是唇边冒出的青色胡渣略显沧桑,俨然就是一位漫画中走出来的王子。

高野达郎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发自内心的笑了。可能是他所经历的一切,最终他离开了那个城市,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找到一个不错的住处。他到这里才半年。

他拿起刚从便利店买的冰啤酒喝了几口,起身准备回住的地方。刚从那条昏暗的林荫小道走出来,迎头就撞上一个戴着黑色帽子急速奔跑的人。对方也没料到半路会冒出一个人。冰凉的啤酒全洒在他敞开的黑色卫衣里面的白色T恤衫上,空的易拉罐滚到地面上,空气中瞬间弥漫着一股啤酒的味道。两人都因冲撞力太大倒在地上了。

“搞什么啊?”高野达郎觉得自己十分倒霉!不过自己倒霉的事也遇过太多这都不算什么。

高野达郎立马站起来下意识拍拍身上。看了眼戴着帽子被撞倒的人。他显然是跑太久消耗太多体力。这一撞让他暂时无法起身。

他双手勉强的撑地,一滴豆大的汗珠流到白皙细长的脖颈,富士山型的嘴巴不断开合大口的喘息着,胸口伴随着急促的呼吸不断起伏,白T恤衫被啤酒染上的污渍尤为刺眼。毕竟是自己的东西泼到别人,高野达郎有些过意不去。他走近那人,见他躺着不动,屈身向前,忐忑不安地伸手去扶他起来。

“呐……你没事吧?”

戴帽子的那个人嘤咛一声,借力翻了个身。顺着伸过来的一只手缓缓抬头看向蹲在他前面的人。一头栗色的蓬松柔顺的短发。发尾刚扫到脖子。刘海有些过长的遮住眉,棱角分明。五官精致,即使青色冒头的胡茬也无法遮挡住帅气。

而高野达郎也微不可见的吸了一口气。

那是一个少年。微蹙着眉,疑惑的看着这个向自己伸手的青年。一双清澈晶莹的大眼睛,澄澈的不含一丝杂质,闪烁的眸光似盛满星河。高野达郎觉得这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一双眼睛。和玉纪不同,这双眼里有着深深的坚韧。眼睛是心灵之窗。他被这样的坚韧和澄澈的力量深深的触动着。

安积隆也盯着高野几秒。朱里算是他见过的男生里最好看的了。可是面前这个人。却有着和朱里不一样的好看,朱里是柔和的帅气。这人五官精致。却更显凌厉,颇有漫画里的王子形象。想到朱里,安积隆眼神瞬间变黯,有种无法言说的悲伤。转而愤怒。迟疑了几秒,握住那只强劲有力的手站了起来。

“谢谢……跑太快撞倒你了!不好意思。”

远处警车的警鸣越来越近。

“没事,我的啤酒也淋在你的衣服上,算扯平了,我们……”突然一道巨大的力量拽住自己胳膊把自己往狭小的林荫里拖。

高野达郎十分不解,但也没有过分挣扎。毕竟自己拳击是还不错的。“你干什么?!”

安积隆把他拽到一棵树后,右手食指竖在嘴巴上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嘘……”。他把头从树后探出来。

高野达郎也噤了噤声,下意识把头探出去。由于身高差的原因,此时少年的头就在自己眼睛下面。帽子挡着真的好不舒服。

“这个城市夜晚也不得安宁啊。”

马路上两辆警车闪着警灯鸣笛呼啸而过,见警车越来越远,安积隆舒了口气放松的向后靠,发现身后有人就猛然回头撞到了后面人的鼻子。

“嘶……”后面人吃痛的捂住鼻子。高野达郎没料到安积隆会这么快转过头!

“啊。对不起!你没事吧……”安积隆小心翼翼的问道。

“为什么遇到你我就这么倒霉啊?”还好没流血。

  “我遇到你才倒霉啊!”被泼了一身啊。自己还要穿着这件有啤酒味的衣服逃亡。这样明天怎么去见小茜。

“你!算了……你是在……逃亡?……”

高野达郎觉得安积隆有点孩子气。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会被警察抓。不过,自己曾经也不是吗?

“嗯……或许吧……”

安积隆惊讶的看着高野达郎,过了一会儿,转头放空的看着对面的马路露出复杂的神情。掺杂着悲伤和愤怒。
高野达郎低头沉默了几秒,像是做了个什么决定,手环在胸口背靠着树看着公园的粉色城堡,徐徐开口:“今晚我可以帮你找个歇息的地方。明天你可以继续逃亡。”
“什么?”安积隆转过头,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说你可以到我那歇息或者睡公园。”

“我睡哪用不着你管。”安积隆准备向公园走去。

“哦,那你明天就满身酒味脏兮兮的去见你想见的人啊。”说着插着口袋,像个老头一样优哉游哉的向前走。

“你……”安积隆说不出反驳的话。快步走到高野达郎跟前,抬起头,瞪了他一眼。“你带路吧!”

安积隆不知道为什么会毫无理由的相信一个陌生人。

高野达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可能是那个少年清澈的眸子,也可能是和自己似曾相识

他们拐进更狭窄寂静的巷子,远离里喧嚣和灯光。这里显得太过冷清和阴暗,纵是惯于行走在黑夜的安积隆也觉得太过寂静和黑暗。而高野达郎却驾轻就熟的走在这条路上。安积隆不自觉比刚才更靠近他。

这座衰败破旧的公寓坐落在城市不知名的一隅。月光下隐约可见喜阴暗潮湿的青绿苔藓装饰着墙角,褪色灰白被爬山虎肆意依附攀爬横行霸道的墙身,歪歪斜斜的电线杆在黑夜中就像都市怪谈里张牙舞爪的鬼怪。水汽氤氲的小道里,空气中隐约可闻着食物腐败的气味。只有四户是亮着灯的。这里与前面的街道截然相反。和这个城市也格格不入。

楼道上的灯因长时间使用的原因忽明忽暗。高野达郎住在三楼。他可是好无容易找到这个安静的地方。虽然外表看上去破败不堪,其实屋里一应俱全,比之前住的地方好太多。自己心血来潮考了个证,后来就找到了一个稳定的待遇薪资不错的工作。来到新的城市或许是为了忘记过去甚至是逃避过去。但未尝不是崭新的开始。

“到了。”高野达郎拿出钥匙开门。开灯,换鞋。灯光打破了黑暗的沉默。安积隆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打扰了。”把自己的鞋。

屋子里并没有多余的摆设。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个衣柜,一个书柜。有浴室,厨房和阳台。因为东西很少屋子显得特别宽敞简洁。而且很干净清爽。看得出屋子主人很爱干净。

高野达郎从衣柜中取出一件白T恤衫和及膝短裤,扔给安积隆,“我的你应该能穿,浴室在那边,去洗个澡把身上那件衣服洗了,用吹风机吹一下,否则明天干不了。”

安积隆接过衣服道了声谢,径直的向浴室走去。

高野达郎把阳台上晾干的衣服收回来叠好放到衣柜里。又取出本应该是换洗的被褥铺在地上。然后洗手去冰箱取出食材,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只能煮面了。以前和哥哥住时,都是玉纪做料理,一个人后也学会做简单的料理了。人,是环境所逼的生物。

当安积隆洗好澡洗好衣服从浴室出来,高野达郎正好从厨房端出两碗面。把吹了一半的衣服晒好,安积隆来到厨房,靠在门边上,看着正准备拿筷子和勺子的高野达郎。“你一直都一个人住?自己做饭吗?”

“恩,刚来这里没多久。”高野达郎把筷子和勺子拿给他,坐到桌子前准备开吃。

“没有女朋友吗?你长那么好看不应该啊……”安积隆拿着筷子双手合十。“我开动了!”

“没有女朋友 。不过曾有个很重要的人”

“那不是很好吗?重要的人呢……我也有一个很重要的人…”安积隆端起面吹了好几口,面蒸腾的热气徐徐拂到脸上,大大的眼睛更加水汪汪的。

“那要好好珍惜啊”

“嗯…我一定会保护好她的…”安积隆放下滚烫的面。暗暗盯着桌子。遂又大口吃起来。

“好吃!”

“那就不要带她逃亡……”高野达郎吃着面看似不经意的说道。

安积隆沉默几秒没有说话,像没有听到一样。端起热腾腾的面呼哧呼哧的吸个不停。腮帮子鼓鼓的,像一只仓鼠。

很快面就见底了。安积隆开心的笑道。“你做的面很好吃!下次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能吃到你做的饭。”

“只要活着机会总会有的。你都有勇气面对死亡,还怕面对活着?”

“其实活才是最难的。”

几句交谈中面都吃完了。高野达郎伸了个懒腰。“你把碗筷洗一下。我要去洗澡了,我把床铺好了,你早点休息吧。”

高野达郎洗完澡走进卧室时,安积隆闭上了眼睛。他在床上准备关灯。灯的开关在床边上,正好在安积隆上方。他需要侧身倾斜用左手去关。低头正好可以看到安积隆的睡颜。灯光下清晰可见的毛孔,偏白的皮肤,纤长的睫毛。嘴巴的形状也特别。富士山一样。两边鬓角留着头发。如果脸上的肉再多点会是很可爱的娃娃脸。
关了灯。

安积隆睁开那双在黑夜里也仍然明亮的眸子。他双手拿着杯子的头。

“你叫什么名字?”

“高野达郎。”

“我叫安积隆。”

“嗯。”

“你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被抓?你为什么不担心我是个坏人呢?”

“那你又为什么不担心我会欺骗你?”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都是感觉罢了。”

“嗯。”

沉默数秒……安积隆眨了眨眼“我今晚刚从少年感化院逃出来的。因为我有不得不要弄清楚的事。我有想要保护的人。”

“她死了……”

“嗯?”安积隆转头惊讶地看向床上的高野达郎。

“那个重要的人…她死在我怀里…她说很幸福……她的血从温热一点点变冷…”高野达郎定定的看着天花板喃喃自语。转身向安积隆看过去。

“我有个好朋友也死了…他死在他最爱的女人身边…然而他最爱的女人却并不爱他。对了,他第一次来我家时也做了一碗炒饭!很好吃。”想到泽木朱里,便暗自神伤。

“不要让重要的人和你涉险。要好好珍惜。”高野达郎凝视着安积隆。

安积隆也转过身面对他。目光坚定。“我会带她逃离危险。”

两人对视了几秒。高野达郎慢慢把头转过去,闭上眼睛。不一会儿,黑暗里传来浅浅的呼吸声。

当高野达郎醒来后,地下的人已经不在了。整理好的衣服,凌乱的被褥与这个整齐划一的房间显得格格不入。

高野达郎无奈的叹了口气。起来后把床铺整理好。被褥有些冰凉,看来很早就离开了,可是,这也太早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样也好。

其实安积隆睡了几个小时醒来后。天色还没有亮。他换了衣服就离开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走得那么匆忙。那条小巷太黑了,安积隆现在想想都觉有点不可思议。那个看起来并不大却足够整洁清爽的的房屋怎么会在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那个虽然不讲究,但长得好看却像个老头一样的家伙怎么会找到这种住处。

凭着记忆七拐八拐总算找到了那个公园。天还没有亮,连黎明曙光的影子都没看到。他走得有些累了,便在公园的椅子上歇了一会儿。心想我可是说过睡公园的。他借着路上的街灯查看公园四周。看到了粉色的城堡。他的体型要躲到里面并非难事。他想着躺在里面休息一会儿了。谁知待他醒来,天早就亮了。他是被一群孩子吵醒的。

“快点过来!”
“干嘛?”
“有人死在这里了。”
“骗人”
“你看。”

迷迷糊糊中听到一些声音。一个男孩用棍子戳了戳安积隆的帽子,安积隆整了整帽子寻找始作俑者。

其中一个男孩对拿木棍的小孩说。

“活着的呀!”。
“本来还以为他死了。”
“你骗人。”

安积隆睡眼惺忪的抬起身看了看面前趴在滑梯的三个小孩。一个女孩和两个男孩。安积隆笑了笑。孩子真的是很天真可爱。

安积隆趴着微笑着看着孩子们。把右手食指竖起来,对三个小孩做了噤声的手势。“嘘……”。清澈明亮的双眸流露出的温柔,纤长的睫毛,因微笑而露出的洁白的牙齿。最美好的少年模样应该就是这般了吧。

单纯的孩子们也学他做了相同的手势。

“对……嘘……”安积隆对着正在模仿的小孩们轻声说到。把刚才的噤声的手势又做了一遍。脸上再次绽放出孩子般纯粹的笑容。此刻的他并未想到前方有着难以置信的真相和绝境的逃亡等着他。

想起高野达郎说的那段话和神情。他觉得自己不能带着小茜逃亡。于是他把小茜带到海边的妈妈那拖她照顾小茜,自己去解决所有问题。后来榛名圭一找到他们。但安积隆对榛名圭一的信任和拯救唤醒了他善良的人格。这件事最终真相大白。

关于安积隆逃狱本来应该加重其刑责,可是他动机并非恶意,而是出于相信人的单纯动机且被陷害,并未造成伤害。而且根据监护人所述日常表现良好,最终他的判决是交由保护管束,不用再回少年感化院。

后来安积隆回电玩店工作,牧野茜也回到图书馆。

虽然同在一个城市里,高野达郎和安积隆各自努力彼此的工作。公园里的遇见就好像是一场偶然的路过。

外冷内热,嘴硬心软的高野达郎;

率直真诚,坚韧善良的安积隆。

命运的车轮吱呦呦的转动……

如果真的存在命运……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