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活

东风

【KinKi Kids】车轮之下(二)

Episode 2

“小茜,这个礼拜我休息,我们去约会吧。总是打电话……还是见面比较好。”安积隆内穿白色衬衫外外套一件粉色的服务员服装,倚在电话的桌子旁,眼睛望向店门外街灯点缀的街道。脸上洋溢着青春可爱的笑容。

“好啊,我们去哪里玩?”牧野茜一身白色睡裙趴在沙发上,两只脚开心地翘啊翘。
“嗯……这次就由你决定吧!”
“呜……游乐园!我们去游乐园吧!”
“为什么去游乐园啊……我们可以试着去别的地方。”安积隆面露难色。
“隆不想去吗?”
“也不是……”
“那就去吧。我想和隆一起去游乐园!”

星期六下午,安积隆在牧野茜家门口等她。他穿着一件白T套着一件黑色外套,头上戴着一顶NY的黑色棒球帽,抬头看了看天空,乳白色的云彩,明媚的阳光。今天应该会是个好天气。沐浴在阳光下的安积隆,全身都散发着青春阳光的味道。

“姐,我出门了。”牧野茜在玄关换了一双银色的高跟凉鞋。

牧野熏站在门边, 看着走出门的茜,温柔地说“路上小心点。要早些回来啊。”

“嗯。”牧野茜细致乌黑的中长发披于双肩,两侧用紫色发夹别开,白皙无瑕的肌肤透着淡淡红粉,背着一个小小的黑色双肩包,一身白色流纱搭紫色开衫更更衬托其淑雅恬静的气质,她眨了眨水灵灵的眼睛,背着手,向安积隆露出甜美的笑容。

安积隆有些害羞地低下头遂又抬起头。牧野茜走到他右侧主动挽起他的胳膊靠在他的身边。阳光帅气的男生,美丽淑雅的女生,走在路上怎么看都是十分般配的一对璧人。

当他们买了票来到过山车前面,安积隆再次面露难色。“茜,要不你一个人上去玩吧!我在下面看着你!”

“不要!难得和隆来一次,当然要一起玩!嗯……隆难道怕高?……哈哈哈……”就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牧野茜扶着安积隆的肩膀笑个不停,越到后来笑得越厉害,弯着腰捂着肚子。“哈哈哈……隆……你”

“有这么好笑吗……”安积隆无语的看着笑出眼泪的她。

“不是……我……我只是觉得隆……竟然恐高……哈哈哈……”在她的认知里,安积隆是个无所畏惧,坚强勇敢的人……

“真是辜负你期待了呢!”安积隆把头一抬,作势朝前走去。

“对不起啦…因为很想和你一起…那我们玩别的好了!”牧野茜赶忙上前拉住他。

“没事啊……你上去玩吧,我在下面等你!”安积隆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声音也温柔道:“快到我们了,你上去玩吧……我去帮你买瓶水,一直在下面等你的。”

面对这么温柔地安积隆,牧野茜听话的点了点头。

“啊啊啊啊啊啊——!!!”车体带着从高空坠落,又脑袋朝下转了几个圈,被离心力吓到几乎流出生理性眼泪的牧野茜放声尖叫。死死攥住保险杆……“隆……啊啊啊啊啊”

安积隆灌了几口水。想不通女孩为什么会喜欢玩这么可怕的游乐设施。

“呜……好难受”,牧野茜坐在长椅上犯恶心。

“你怎么样?还好吗?”安积隆拧开瓶盖递过来一瓶水,坐到她身边轻抚她的背。

“呜……”喝了口水,压下想吐的欲望。觉得这样的自己在隆面前好丢人。闭上眼有些头晕的靠在他的肩膀上,闻到他身上很清爽的味道眩晕的感觉慢慢淡了下去。

牧野茜是最先看穿安积隆刚毅执拗,坚韧冷漠外表下那颗真正纯洁真诚,温柔善良的心。

他轻轻地扶住她的肩膀,将她头贴在自己的胸口。
后来他们又玩了旋转木马,海盗船,咖啡杯,升降飞机等。最后牧野茜提议去鬼屋。安积隆二话不说拉着她往鬼屋去。一路上牧野茜都紧紧拽着隆他的右胳膊,一遇到害怕的就紧紧闭上眼。

出来后,牧野茜羡慕的看着隆“隆一点都不害怕啊……”
“我说过要保护你的。”安积隆微微偏过头看着被自己握紧的左手掌,指甲嵌到肉里,掌心都是指甲印记。谁说自己不怕的。虽说以前他总是夜晚活动,可他从小就怕两样东西,怕鬼怪和恐高。

牧野茜害羞的低下头。“谢谢你,隆。”

“隆,我听说如果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在摩天轮最高点祈祷并kiss的话,他们会永远在一起,什么都无法将他们分开。”牧野茜抬头看着眼前的摩天轮。“但是隆恐高…我们就不上去了…只要隆一直在身边就够了……”

“茜……”安积隆欲言又止,紧紧抱住牧野茜。

如果彼此是命中注定的,什么原因都无法让他们分离。就像无论如何他们都会在摩天轮的最高点。

云朵渐渐聚拢,天色稍变暗了些。从游乐园出来后他们去了一家餐厅吃饭,之后决定去看电影。电影是讲述一段超越伦理的爱情。一对普通的夫妻。看似天作之合实则貌合神离。丈夫深深的爱上了一个盲人女孩。因为从她身上找到了自己一直渴望的爱情。不顾众人反对,后来和女孩自杀殉情。

牧野茜难过的靠在安积隆肩膀上,“太可怜了。明明那么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安积隆安慰的摸了摸她的头。其实电影构思很好但是表现力不够,显得千篇一律。唯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两人在雨夜抵死缠绵时说的那句台词“相遇本应是被祝福的,因为是你,即使不被祝福我也甘之如饴”

夜幕降临,雨越下越大。本想着看完电影就回去的两人,没想到出来刚出电影院门口,一道闪光,划破漆黑的夜幕,一声清脆的霹雳,便由小雨转为瓢泼大雨。狂风怒号雷声轰鸣。

牧野茜害怕的紧紧抱住安积隆,声音有些颤抖。“隆……”
“没事的。有我在……”安积隆环顾四周,发现不远处有一家旅馆,这雨没有一丝要停的样子,天又那么黑,看来今晚是回不去了。

“看样子是回不去了。今晚只能在旅馆住一晚。然后打个电话和你姐说一声。”

“嗯……”

他们尽量沿着商店走过去,雨水并没有淋湿他们。出示身份证件办理手续后,他俩被服务员领到3楼的一间房。

整个房间都被紫色的灯光笼罩着,中间有间心形的粉色床,上方拢着白色的纱幔,正中央有一盏星形吊灯,灯光依旧是紫色,但比周围的灯光颜色更暗,氤氲出一丝丝暧昧而非甜腻的氛围。

在牧野茜和姐姐打电话解释的时候,安积隆先去洗澡了。

浴室的透明色玻璃上点缀着类似水藻类的手绘。
从她的角度清晰可见安积隆赤裸的上身,修长的脖子,浑圆的肩膀,比脸还要白嫩的裸背,左肩的痣,腰部近乎完美的线条…这样优美的背让人有种想要狠狠凌虐,留下烙印的施虐欲望…

这样的背,触感一定是极致的美好,让身为女人的她都自惭形秽。当她的眼睛移到那优美曲线,激发人欲望的背沟时那牧野茜有点害羞的低下头。她不是没有见过他的裸体。之前去海边隆被自己捉弄两人落水那次,他把湿的衣服晾干,把外套给她披着。后来俩人吵架,本就赤裸着蹲着的他被牧野茜气得站起来,她就看到了他的全部。现在想想当时真的是面红耳赤的情景。

此刻站在浴室的安积隆,赤裸的身体,氤氲的水雾,身体在点缀的水草间若隐若现,就像一条随时会消失的鱼。一只生活在在深海下,却不断向海   面游去的人鱼,他的终点不是海面而是天空,为美我空吟唱一首湛蓝之诗。

人类都说人鱼的歌声拥有魅惑人心的魔力,船上的水手会被人鱼的歌声所迷乱使船触礁沉没。人鱼回答:我的歌声是在呼唤爱情。若寻着歌声在波涛汹涌的海上寻来的人不是我的爱人,那些人就会被海面的狂风巨浪所吞噬。这是他们的选择。若是我的爱人,他和我将连为一体,坠落于深海,升华成爱。

隆,太温柔善良,虽然是阳光帅气又刚强不屈的外表和性格,真正的他纯洁如孩童,脆弱如玻璃。他的情感比女孩还要细腻敏感,内心比棉花糖还要纯白柔软。这是和他接触后深深感受到的,没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背叛伤害后还选择相信,说出:“如果我连榛名先生都不相信,我就没有可以相信的人了 。”

也正是他的温柔和信任,让姐夫恢复曾经的人格。隆是个比自己所认为的温柔还要纯白温柔的人…牧野茜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他,不自觉向他的背影伸出手,似乎要抓住什么,惊觉自己怪异的举动。像被什么烫到立刻缩回手。

评论

热度(23)

  1. 尽不相逢独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