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活

东风

【KK】车轮之下(四)


“安积……”转头不出所料的看到安积隆,一身黑色,双手插在口袋微笑的看着自己。为什么他无论在什么困难的处境下都可以这样微笑,而自己却早就忘记如何笑了。

    “叫我隆就好……好久不见。”安积隆走上前。
    “嗯,好久不见。”
    “最近过的怎么样?”
    “很好,和往常一样。”
    “嗯,那就好。”
    “你呢?事情都解决了吗?”
    “都解决了。”
    “那就好。”

    信号灯转为绿色。高野达郎带上头盔,直视前方发动引擎。

    “等一下!”安积隆一把抓住他准备开车的右手。高野达郎惊愕地转头看向他。

    “陪我去打篮球吧!我一个人玩多没意思啊。就这么决定了!”

    安积隆这次出来就是想去打篮球,自己是没想到会遇到他。没等他回应。自己就径自跨到摩托车后座上。

    “我带路,你开车。”高野达郎很无语。这安积隆也太霸道任性了,随便就坐别人的车。这辆车可是很宝贵的!呜……我可怜的车子…安积隆…待会儿你受罪我可不管。

     水汽罩在路灯上,整条街弥漫着雾蒙蒙迷幻的气息。“呼——嗡——嗡——!”

    “前面左拐有个巷子,直走第二个巷子左拐,前面有栋白色建筑物。就在那!”耳边的风呼啸猎猎刮过,衣角被狂风吹得鼓鼓的。狂风呼啸,安积隆的眼睛根本睁不开,张开的嘴巴狠狠地被灌了风,流出生理性眼泪。小路狭窄并不平坦。他死死扣住他的肩膀,把头藏在他的身后。而身前的人带着红色头盔不受丝毫影响的开着车。车子想一道橘色的闪电穿梭在这个光与影,昏暗又迷濛的城市。

    一个颠簸,拐进一条巷子。安积隆双手离肩,一个重心不稳身体前倾下巴重重的磕在高野达郎的肩膀上。手下意识紧紧搂住他的腰,真怕自己从车上摔下去。

    “你开车不要命的吗!稍微慢一点不行吗?”安积隆觉得自己开车已经够快了,上次借车带茜去海边玩,被茜夸奖了的呢,可现在发现自己和高野达郎的速度比差远了。

    “停……你停车!……到了!”待车停稳,安积隆立马放开他。快速跳下来。摸了摸被颠痛的屁股。

    抬头示意了一下。“就是这里。”

    高野达郎跟着他走进那栋房子。里面十分简单宽敞,墙边边有一整排窗户,月光透过玻璃窗悉数照进屋内,有把靠椅对着窗户。背着窗户的地方有张高低床,一盏白色吊灯悬挂在在中央。安积隆扳下红色开关。橘色光亮从二楼楼梯口射入。

    二楼是个长方形天台。眼前的景象让高野达郎吃了一惊。天台就像个篮球场,四周被高网铁丝拦起来。有篮球架篮球框和篮球特有的地面规划。令人惊奇的是,铁网四周挂着灯。四周有床,沙发,桌椅,游戏机,冰箱,钟,镜子,杂物箱……还有层次分明堆好的啤酒罐,特意空出来的青色地面的篮球场…因下雨的原因反射出水光…这俨然就是一个住的地方。高野达郎坐到沙发上,细细打量起来。

    “呐,给你。”一瓶矿泉水递到他眼前,他接过矿泉水,仰头咕咚咕咚的喝起来,喉结随着吞咽上下震动。

    “这是我和朋友的秘密基地。”安积隆双手摊开也躺在黑色的皮沙发上。“不过他们现在都有了事情做,在安定的生活,都很少来这里了。”他也带泽木朱里来过这里。这里是他行走在黑暗时的归处。

    “你喜欢打篮球?”
    “嗯!当我们意见不一,有所争执,就会进行篮球比赛!谁赢就听谁的。你会打篮球吗?”
    “会。不过没有棒球上手。”
    “那我们来比一场吧!赢的人要答应输的人一件事。”

    安积隆右手运球,两眼乌溜溜的转动,凌空一跃做了个假动作,一个快速转向,却被高野达郎看穿,拦截住去路,来来回回,竟无可突围之策。突然他加快脚步,左右移动,鞋子不适合雨天,差点滑跌倒,加速冲到篮下,一个腾空,篮球划出抛物线,不偏不倚,投篮成功。他抬着头,带着一个自信的微笑。两人均脱下外套开始第二回合。第二回合因为太过轻敌。球里篮筐有偏差,高野达郎纵身一跃,三步上篮,动作连贯,一气呵成。

    转身后一个浅浅的微笑,前额碎发在风中凌乱,难掩自信霸气。安积隆嘟起小山形状的嘴,表示自己的不快,高野很无奈的把球扔给他。第三回合,谁也不肯认输,两人僵持不下,打了足足十五分钟也难分伯仲。两个人的额头,脖子都流淌着细细密密的一层汗。

    突然,安积隆凑到跟前,近到可以感受到他呼出的气息,高野达郎呆愣秒。安积隆立马抓住空挡,突破防线成功上篮。

    安积隆转身走过来,右手转球。对他笑道:“你输了!”。让这个冰山男认输他可是有着莫大的成就感。

    “我竟然输给你了。”高野达郎心想,如果不是你突然靠近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

    安积隆笑的更加得意,哼着小曲,优哉游哉的走过来就差没蹦跶着走路了!

    看他那嘚瑟样,高野达郎恨不得一个栗子往他头上敲。
    “嘭—嘭—”篮球弹跳几下缓缓向沙发边滚过去。

    “哈哈哈……活该……”高野达郎看着面前的人一个飘飘然后仰滑到在地上,屁股重重摔到地面。张着手脚躺在地面。他幸灾乐祸的大笑。

    打球本来就消耗体力,自己连站起来都很艰难。看到幸灾乐祸的高野达郎,安积隆气的牙痒痒。他站得很近,安积隆趁其不备用尽吃奶的力气向他两腿扫去。

    高野达郎不曾想到他会来这招,猝不及防的向前扑倒,正好扑在了安积隆身上,重力前倾,腹部悬空,双脚支撑地面。下巴被毛茸茸的东西弄得痒痒的。脖子传来热乎乎的吐息,一片时湿热且冰凉的柔软触感从锁骨侵袭而来。脑袋嗡的一下炸开,脑子里一片空白,瞬时全身无力。双腿垂下。身体失重般的向下沉。身体紧紧贴着彼此。

    高野达郎重力下沉,双手撑地,安积隆身体条件反射的颤抖了一下,闷哼一声,双手犹豫着吃力的攀上他的肩膀,用尽力气想把这脖子从自己头上移走,十分难受的扭动着头。

    感受到安积隆的挣扎,高野达郎重力后移抬起头看着怀里安积隆。

    安积隆的双手无力的滑下来,他们的身体贴合在一起,因汗水的关系更加黏腻。脸靠的很近,灯光下高野达郎甚至可以看到他细微毛孔的绒毛,闻到他头上的洗发水味道和身上淡淡的特有的香味。鼻尖沁出细小的汗珠,缺氧而被绯红渲染的脸,长长的睫毛不知何故不停的颤动,像两片受惊的蝶翅,扑扇扑扇的留下影子。因低垂而看不到那双澄澈的眸子,缺氧和不安而不断吐息舔舐的水润晶莹的富士山型的嘴巴,沁着汗的脖颈连着耳后耳垂也染上一层淡粉,侧过头眼睛低垂盯着地面一动也不动,灯光下,若不是英气的眉毛,和颤动的睫毛,和紧贴着自己不断起伏的胸口,就当真以为他只是个精致的bJd的娃娃。

    惹人怜爱,又令人惊艳。高野达郎从这个角度看着他。很难相信身下这个没有任何动静和那个眸子清澈,伶牙俐齿,倔强坚韧,带刺的是同一个人。短短数秒,却有如一个世纪那般漫长。

    高野达郎用尽全力一个翻身从他的身上滚到地面,用力深吸一口气,四仰八叉的瘫倒在安积隆身边,用手背遮住刺眼的光亮。

    安积隆侧过头看着他。不知出于什么心理狠狠地踹了他一脚转而起身。

    “嗯!”高野闷哼一声。身体的疼痛牵动着被刻意遗忘的记忆的弦,他身体条件反射的拉住安积隆右腿,安积隆猝不及防跪倒在地。愤然转头看着后面散发冷冽气场低着头的人。

    “你想打架?”

    高野达郎上前掐住他的他的脖子,左手紧紧攥住安积隆的T恤把他大力的扑到铁网,安积隆被摔的有些头晕,坚硬的铁丝梗着背后,他没想到高野会这么生气,瞪大双眸,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刘海遮住眼睛,却依旧能感受其愤怒火焰的气息。眼里的愤怒让安积隆觉得他很陌生。是啊……只见过一次面……根本就不了解对方。

    一拳挥向肚,安积隆身体一弓闷哼一声,另一拳准备挥拳向安积隆的脸。安积隆有些苦笑的看着看不清眼睛呼吸紊乱的他。看来他和他朋友是没得做了。如果这是报他收留之恩,那他承受这两拳。从此也两不相欠。

    当高野达郎的拳头近在咫尺,安积隆却毫无畏惧。只是睁着一剪水眸看着他。

    “达酱”

安积隆看不清他眸光的眼睛,一种叫悲痛欲绝的的感觉油然而生,那是和朱里死时,自己趴在病床上的心情是一样的。于是自然而然喊出了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喊的称呼。

    悲怆而寂默。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