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活

东风

【KK】车轮之下(五)

Episode 5

    拳头硬生生顿住握紧,高野达郎终于抬眼看着面前的人。他汗津津的脖子被紧紧拽着的衣服勒出红痕,衣拎被自己紧紧攥在手中,衣服被提升,纤细的腰身暴露在空气中,两侧被铁丝磨出印子,安积隆双手紧紧抓着铁网,克制着还手的冲动。一双眼睛满含悲伤的看着他。

    他和安积隆对视了几秒一眼,立马松开他的衣领,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痛苦的全身颤抖,眼泪也流不出来,缓缓蹲下抱膝蜷缩成一团。

    安积隆虽然不明白他是怎么了。但应该是突然回忆起什么……是那个重要的人死在他怀里吗?…想必他所经历的一定是别人无法想象的…高野达郎是一个是很温柔的人,这一点从第一次见面他向自己伸出手就知道……

    夜空的下弦月悄悄从云峰中探出头,窥探着毫无察觉的二人。安积隆慢慢跪下,小心翼翼环住他的肩膀。低垂着眼睛,露出温柔地笑,那笑容有如穿过雾霭云层倾洒的柔柔月光。一点点落入高野达郎的眼里,心里。

    “没事了”
    “对不起……”
    “没事的…已经…没事了…”
    “……”
    “重新生活吧,不要被过去的记忆束缚……”
    “……”
    “呐,达酱……”
    “达酱……”
    “达酱……”
    “嗯”

    一阵风吹过,一个易拉罐借风滚到高野达郎的脚边。瓶身摩擦地面发出“噹噹”的声响,夜空中被夜风吹拂的下弦月像一只受惊的鱼儿深潜入云海。

    高野达郎缓缓睁开眼睛。自己的刘海贴着安积隆的肩膀,清晰可闻他的心跳声。视线里是他异常白皙的胸口,鼻尖闻到那熟悉的香味混杂着汗水,可汗水黏腻的触感让他微微皱眉。他仰起头看着安积隆。安积隆松开扶他的肩膀,同样注释着他。夜空下他那双大眼睛就像盛满星河。拥有这样美丽清澈的眼睛,一定是个天使。

    小小的脸,秀气的鼻梁,微微张开小巧水润的嘴巴。高野达郎入神般的看着他,不知为何突然有些口渴,下意识的舔了唇。安积隆别开视线,双手用力推了他一把。

    高野达郎站起身拿起矿泉水仰头就“咕咚咕咚”猛灌,水顺着下巴和脖颈流到胸口。

    “回去吧!”

    “我去你那洗个澡吧,我这脏兮兮的模样,本田叔叔要是今天过来看我,他又要担心了。”   安积隆撇撇嘴嫌弃的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随便你!”
    “真是个冷淡的家伙啊……”
    安积隆一边抱怨一边拾起沙发上的外套,跟在他后面。
    “呐,你能不能开慢一点,又不是比赛。”
    “废话真多啊!我一直都是这个速度,已经是很一般的速度了。”
    “那在一般的速度上再一般点。”
    “真麻烦啊!”
    …………
    虽然速度还是很快,但风不再那么猛烈,车也不那么颠簸,汗水也随着凉风蒸发,安积隆觉得舒服多了,惬意中有了困意,头轻轻地靠在高野达郎的背上闭上了双眼 。过了一会儿,重心全部移到前面,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背上。高野达郎皱了下眉,减慢了开车的速度。只是没想到的是,这个人竟然把口水流到他背上!

    把车停在太过空阔的地下车库。他们就上了楼。进了玄关脱下鞋子,安积隆就毫不客气的往浴室奔去。

    高野也立马脱掉汗湿和沾有口水的上衣赤膊的走到窗台收衣服。

    “高野,你胖次借我一条!拿到浴室!”

     衣服没拿就去浴室,真当是在自己家啊。和自己平时在家裸体一样啊。没脑子成安积隆这样他是第一次见到。高野随手拿起一条四角短裤和t恤衫,敲了敲浴室的门。

     安积隆的头从门后探了出来。惊讶的张大嘴巴,看着高野胸肌和腹肌的令男生都羡慕的身材,伸手接过衣服,对高野笑了笑。“作为回报,我今晚做顿饭给你吃。”说完立马把门关上。高野一脸的莫名其妙。腹诽:这也好,我也懒得动。

    安积隆做了咖喱饭和蔬菜汤。高野觉得味道还是挺好的。

    “没想到你还会做饭啊”
    “别看我这幅样子,以前一直一个人住,还是会做点吃的。”
    “既然那么好,那你把碗洗了,我去洗个澡。”

    不等安积隆回应,高野立马飞奔进浴室。

    “高野达郎,你个无赖!”

    安积隆气得拍了下桌子,跺着脚把碗收走。

    做完一切的安积隆,信步走到阳台。夜凉如水,夜空中挂着的下弦月,成了这栋公寓唯一的光亮。他走进卧室。窗边的书桌上有一个汽车模型,书柜上都是关于汽车,F1,相对论等的书籍,安积隆看的是一个头两个大。这个人喜欢的东西也太奇怪了。他拿起最上面一层唯一的一本书。书放在太里面,必须要站在板凳上才能取下来,好奇心驱使下,他搬了张椅子把他拿下来。

    看着封面是很旧的一本漫画书,上面有一只小象。

    “小象圆圆,那家伙竟然喜欢看漫画。”,翻开几页,里面夹着一张照片。照片里有四个人。高野站在相片的最右侧,依旧一脸无奈,头发也没有现在长。安积隆笑了笑。这人真是无论何时都一副酷酷又傻傻的样子。他的边上站着一个很漂亮的女孩,一眼就给人很直率善良开朗的感觉,有一双漂亮的眼睛和灿烂的笑容,身体侧向高野。她身边站着另一个女的。很成熟知性很优雅的笑着,最左边站着一个男的,笑的傻傻的,手里还抱着一只狗。这些就是高野的重要的人吧。

    高野达郎穿着一件浴袍来到卧室,看到安积隆拿着一张照片看。边上放着那本漫画。他眉头微皱,走回客厅,拿起抽屉里一包未拆封的烟和打火机,掏出一根烟放在嘴边将其点燃。修长的食指和中指夹住烟,他深深吸了一口,陌生又熟悉的辛辣感袭来,缓缓吐出青紫色的烟雾,眼神复杂,目无焦距的放空,似陷入回忆之中。

    抽烟的原因他早已记不清,只是那时身处困境的他因朋友和亲人的原因背负着很多与他无关的债务。当时穷困潦倒,各方压力,自然而然他就开始抽烟。抽烟是种温柔舒缓的伤害,至少它比现实的伤害温柔的多。男人总喜欢在柔软的伤害中寻找快乐,释放郁积的压力。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后,高野达郎已经很久没有抽烟了。

    烟灰缸盛着伤痛的断肢残骸。不知不觉中他又点燃一根。紫色幽幽的烟雾里,他是那么温柔,迷濛。细细去看他的眸子溢满了悲伤。安积隆本想去厨房倒杯水喝,不料看到高野正坐在沙发上抽烟。那是他不认识的高野达郎。

    他慢慢走过来,坐到旁边,而高野就像不知道有人在边上一样继续吐着烟圈。安积隆受不了烟味,迅速夺走他嘴里的烟,烟头使劲按到烟灰缸,直至再也看不到一丝星火。

    高野达郎太过惊讶,等反应过来后立马右手揪住他衣领,安积隆双手推挡高野的胸口,胸口敞开的越来越大,清晰可见那两块因拳击锻炼出的胸肌。出于羡慕,伸手摸了摸他的胸肌,浑然忘了自己现在的处境。高野气得左手抓着他的双手举过他头顶,高野把他上身紧紧压在沙发上,蹙眉怒道“你不要太得寸进尺!”。

    “你放开我!”安积隆呼吸急促,双脚胡乱蹬。他当初第一次见朱里时,也夺走他烟,自己也没这么惨啊。越想越不平衡。一个用力一不小心提到了男生致命的地方,高野吃痛的闷哼一声,左手的力量变弱。安积隆双手像滑溜溜的鱼儿快速挣脱桎梏,瞬间尴尬的气氛弥漫在两人中间。

    高野把他的衣领拽的更紧,越加靠近,呼吸的热气全都喷到自己脸上,他眉头皱的更深,生气的像一只怪兽,用眼神都能吃了他。压低声音,沙哑又磁性,“你太过分了!”低头额头抵着他额头。

    安积隆脖子和耳垂如火烧云雾迅速染红,他想扭头避开视线,奈何头动也不能动。

    “你……你……没事吧”安积隆深感愧疚、颤巍巍的伸出手,下意识抚平伤痛一般,自然的把手伸到他下身,刚触到敏感的地方,高野就像触电般神速地松开他。拿起一根烟和一个火机走到阳台。

    安积隆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口。刚才高野达郎的眼神就像生吃了他,太可怕了。不就拿他一根烟吗,至于吗?当初他第一次见面就夺走朱里的烟,也没见朱里露出这样可怕的眼神啊。

    虽然自己是不良少年,但是安积隆从来没抽过烟。他讨厌烟味而且抽烟并不利于健康。于是第一次见面就他抢走了狱友的烟。可是后来了解朱里后。才明白他为什么喜欢抽烟。他抽烟并不是所谓的潇洒和男子主义。真正在抽烟的男人都有伤痛,徐徐的烟雾,就像他们深藏于心撕心裂肺的痛。朱里如此,高野亦如此。

    安积隆也不明白,明明打架很强的自己为什么永远败于高野达郎。明明和高野应该是朋友,为什么近距离看到他那张脸时会心跳加速。高野有着怎样的过去为什么会那么悲伤。那个照片上露出灿烂笑容的漂亮女孩是谁。他神志不清时的恨意如此深,会和那个女孩有关吗……很多很多的疑问藏在安积隆心里,可是他不会去问,他希望有一天他会亲自告诉自己。他告诉自己因为他是收留过自己的人,也是自己认定的朋友。

    安积隆走到高野边上,高野依旧像没看到他,抽着烟,凝望着那弯下弦月。安积隆趴在阳台上,静静地望着凉月,眼睛有着比这更美丽的星河。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