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活

东风

【宇才】Bonnie Butterfly(七)

Episode 7

靳翔很喜欢泰宇画得这幅画,如果完成一定是一双美丽的眼睛和优秀的作品。

下课前,老师要求同学们把美术作品教上来。

靳翔又看了一眼泰宇的“眼睛”,诧异不语。

画中,那是一双低垂的眸子,漆黑的睫毛下氲着流光,如同落雨。

近距离看节奏和层次把握的非常好,气流感,光感都是特别棒的。

“哇……好漂亮的眼睛啊———”苏小小自然熟的拍了拍靳翔的肩膀,目光对着泰宇画中的眼睛赞叹不已。

靳翔被突如其来的亲近吓了一跳。

泰宇但笑不语,抬头瞥见老师正收到前面一个同学。

“老师,我可不可以放学前再交?”

老师皱着眉,走过来看泰宇面前的画。“小小年纪就画得这么好!”,他仔细研究起画并连连点头赞许。

线条相对而言比较细腻,虚实的结合非常的漂亮。眉形和层次感也表现的非常好,上眼睑对眼球的包裹性很强,眸子的反光处理的十分到位!光从画中就能感受到那双眼睛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忧悒。如果不是太熟悉这双眼,是无法画出这样写实,巨细的作品的。

“咦?你不是已经完成了吗?”

“没有……还差一笔……”

老师左思右想,实在看不出哪里差一笔,搞不懂这个孩子在想什么,不过画得这么好…还是不要留有遗憾比较好。

“好吧!下节课放学后交到我办公室吧。”

老师把除泰宇以外的收上来后,泰宇拿着画就冲出教室。

靳翔也不懂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呆呆看着他冲出教室的身影。

“走吧,回教学楼上课了。”苏小晓轻轻撞了撞他胳膊。

“嗯。”回过神来,俩人已经肩并肩一起下楼了。

直到上课铃声响,泰宇才进教室,手上拿着一杯柠檬汁,并没有看到那副画。

放学铃声响起,人渐渐散去。校园徘徊着《Annie's Wonderland》的旋律。

“你不要把画交给老师吗?”苏小晓一场擦黑板一边问

“上课前就交了。”

今天轮到靳翔那组值日。分别是:苏小晓,靳翔,卢凝霜,泰宇。靳翔和泰宇负责拖地和倒垃圾,苏小晓负责擦黑板和抹桌子,卢凝霜负责扫地。

四人十分不解,为何门外隔壁班的男女路过时都回频频朝这边看。

小学里,校花校草的头衔几乎是被初中部生垄断的。毕竟再怎么审美扶贫也很难把鼻涕还擦不干净的小孩当成憧憬对象。

然而苏小晓和卢凝霜的确是不同风格的好看。

泰宇就不用说了,自从转来这个学校,下课的时候教室外总是引来一些围观的女生。所以他下课的时候,不是睡觉就是出去。

有一次,他走在走廊上,有个初二的学姐直接拦住,问他要联系方式。

现在的女孩都这么直接开放吗?他还只是个个子高的孩子啊。

苏小晓是靳翔同桌,卢凝霜是泰宇同桌。

这是四人第一次一起活动。偌大的教室,只有这四个人忙里忙外,进进出出。

“卢凝霜,你一直都是网球社的吧?”

“嗯……”

“唉?!太巧了,那不是和他一个社团吗?”靳翔意指泰宇。

“啊?!是吗?”当事人一脸懵逼的看着开学到现在没说过几句话话的同桌。

“泰宇,凝霜和你一个社团的都不知道?你眼睛是长在球身上了吗?”靳翔拱手手心握着扫帚责怪道。

“我们都是男女分开训练,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吧!”

泰宇为自己找了个很好的借口。

“我听部长说你受伤了这几天都不能参加训练?”

“嗯……过几天就好了。”

“好吧,你好好养伤,期待男女双打那天!”

“好!一决胜负!”

卢凝霜伸出手,泰宇也伸出手,表示友好。

“嘶……”苏小晓假装汗毛竖起,抱着肩膀“你俩有必要这么正式,搞得像两国元首会晤。”

“哈哈哈…我也这么觉得…”靳翔笑得俯身手撑课桌。

“你的笑点也太低了吧”苏小晓吐槽道。

“可是……真的很好笑……”说完继续趴在桌子上笑。

三人望着笑趴的靳翔,情不自禁的也情不自禁的咯咯的笑了。

几只灰雀掠过窗前的榆树,夕阳的橘色余辉柔柔的洒入教室,落在透明玻璃窗上,折射出七彩的虹光,落在四人身上,映照他们柔和稚嫩的脸庞。

校园的广播播放着《Couleur Tendresse》。

抒情优美的旋律让聆听者思想插上银白的羽翼,飞翔在七彩虹光上。

银铃的笑声,徘徊着。灵魂的乐曲,缠绕着……
晚风拂过,窗前草丛的鸢尾,卷着微微泛黄的窗帘。

干净整洁的教室,高高的讲台,盒中五彩的粉笔,讲台左上角放置的一个玻璃瓶,瓶中以铃兰叶为衬,点缀着精致的樱草花。白色,紫色,粉色……

小小的花中藏着青春的快乐,忧伤,初恋,挚爱

相遇,相识,相知……

离别,重逢,守候……

学校的社团主要是由中学部的学长学姐成立的,但学生会中也有五六年级的学妹和同级生。社团活动面向全校学生,无年龄限制,只要感兴趣。学生会干部是由申请和投票决定。

卢凝霜是网球社的成员,同时也是班长。而苏小晓参加的是音乐社的器乐部。

音乐社活动借用的教室在艺术楼四楼。靳翔在三楼。

走在教学楼道口,靳翔叫住了肩搭着包正准备往篮球场去的泰宇。

“嗳?!你不是受伤不能参加活动吗?况且今天好像排到网球训练吧!”

泰宇转身,上下扫视一遍泰宇。像在看一个白痴。

“再过一个月就要进行县里的篮球比赛了!教练早在两个星期前就把重点放在篮球上了。”

“可是你这俩天手臂是不能剧烈运动的!”

“我眼睛还是可以看的。”

“懒得管你!”

靳翔走到他面前微笑着,泰宇还没反应过了来,脚背就被狠狠踩了一脚。

“啊!你有病啊?干嘛踩我啊!”

“咦?你挡着我的路了,你没看见,怪我喽?”

“靠……”

泰宇算是看清了。天使温柔面孔逐渐变成戴着尖耳朵的恶魔模样,心剜开都是黑的!

一旁的苏小晓忍不住上前。

“哟!在教室都不见你俩说话,看不出来你俩关系这么好!”

“谁和他关系好了!”

“谁和他关系好了!”

同时回头,异口同声,面面相觑。

“哈哈哈哈……”苏小晓不禁大笑……

“时间不早了,我得去开班长会议了。”卢凝霜抬手看了一下手表。走到面前停了下来。

“那,再见了。”

她转过身,纷飞的发拂过肩膀,藕荷色的裙袂翻飞,携着晚霞的瑰丽,微风乍起,草坪上盛开的蓝色鸢尾,一朵朵似一只只蓝蝶乘风翩然起舞。

美好的如同生命里的一场幻觉。美丽,易碎。

“今天的风儿有点喧嚣~”靳翔脱口而出。

“那……我也走了。”泰宇也晃悠晃悠的走了。

“唉,就俩个人,一点也不好玩……”苏小晓抬头看着夕阳轻叹一声。

“走吧,还有社团活动呢!一起去吧!”

“嗯。”

靳翔正在练习国画时,听到了楼上传来了十分悠扬的小提琴声。

那是苏小晓在练琴。因为条件有限,器乐部虽然宽敞,因为学的人少,乐器不足,只有一架钢琴。除了笛,箫,古筝,和吉他……其他人需要自带乐器……而她是第一个拉小提琴的人。

“啊——啊————啊——————”

四个人排成队,音乐老师在弹钢琴,指导学生发声。

另一间隔音教室。

“小晓,你刚才拉的是什么曲子,真好听啊。”

“《沉思》”

“老师没教过你都会拉。好厉害啊!”

“我家请的音乐老师教过。”

“是吗?”

一个穿着舞蹈服的女孩,低下头没有再说话。

同在一个学校,同在一个社团,可是差距就是那么大。 她,姿容艳丽,长大也定是艳压群芳,技压群雄。她,平平无奇,没有家财万贯,没有学富五车,她哥哥放弃学业挣钱供她读书。

有的人出生便是锦衣玉食,养尊处优;有的人却是屋漏逢雨,踵决肘见。

生活在现实中,丑小鸭怎么可能会变成白天鹅。

多少人这般感叹人世不公。

人无法左右自己的出生,但可以掌握自己的未来。所谓命运,大多数都只是一个借口。

“对了,菲菲,你是要参加市里的舞蹈比赛的吧?”

苏小晓放下小提琴,拿一只纸杯,走到饮水机旁。

“嗯!”

“加油哦!”

“嗯!我会的。”

同学们陆陆续续都着手收拾宣纸,清洗颜料盘。唯独靳翔,依然不紧不慢的。

美术生之间不打招呼,似乎成为了默契。

看了看自己的画,他摇了摇头,自己果然不擅长画国画。可是老师说国画是基础。

他拉开四周遮挡光线的帘布,打开窗,手撑着窗台,仰望蓝天。

“啊…真舒服…”他伸了个懒腰。

长时间面对染料,他似乎忘记了自然的颜色。
一直握着画笔,手有些发酸。他捶了捶胳膊,
眺望着远方的杉树,视线不知不觉便落在操场。

田径部在收拾体育器材。篮球场上还有几个人在打篮球。

他眯着眼寻找着,没有看到要找的人。

一个人拎着包从背后悄悄靠近……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