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活

东风

【KK】车轮之下(七)

Episode 7

安积隆醒来时,晨光熹微,窗外的风吹动窗帘。

他发现高野达郎并不在床上,一定是累的在沙发睡着了。他拿起自己的被子小心翼翼的走到沙发前帮他盖上。高野着一身浴袍。一只脚在地上,一只脚在沙发里,一只手枕着头,一只手遮住额头。

他睡在这里这么久,外面风又大,明天肯定会感冒的。

安积隆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有问题,竟然帮这个人盖被子!可转念一想,今晚他又收留了自己,权当是回报吧!

大概也就凌晨四点的样子。沙发上的高野朝外翻了个身,手无意识的扯住被子放到胸前。

安积隆将换下的裤子拿到房里,出来时借着外面的光亮看到被子落到了地上,他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拾起被子重新替他盖上。

他朝外侧过头,微光下也能看到高野被刘海遮住紧蹙的眉。

这个人竟然连睡觉都是如此不安。他指尖轻轻拨开搭在额前细碎的刘海,不由控制的伸出手,似触非触,生怕惊醒熟睡的他。

安积隆还没有想好醒来后怎么面对他。

他无法解释自己对他鬼使神差的举动,他无法解释自己为何并不反感他的靠近,以及过多的肢体接触,甚至并不讨厌他的强吻。他不明白,也无法解释。

他只知道,每当他靠近时自己的心会莫名的急速跳动,有什么似要从胸口涌出。当他强吻自己,自己却下不去手狠狠揍他一顿!

都说人都有生理青春期,但他一直以来都没有太多实感,当桥本对着h书会自慰,当木村看到大胸妹子的写真会流口水,他也只是淡定的瞥一眼。即使像那日旅馆里对着茜美好的少女的胴体,他不是没有欲望,他能够冷静,但面对高野的近距离触碰时,他无法冷静。

他有太多的不解。他越发不了解这般奇怪又陌生的自己。他摸了摸有些干燥的嘴唇,一直凝视着睡着的那个人。一切让自己改变的始作俑者。

“高野,遇到你,我变得越来越不认识我自己。”安积隆喃喃自语。

他快速来到玄关换鞋,轻轻带上门离开。他需要离开这里,他需要冷静的理清一些思绪。

在他关上门离开的那一刻,高野达郎睁开眼睛。其实,当安积隆为他拾起被子盖在身上的那一刻,他就醒了。身上的被子还带着他的体温。他的指尖就像一片羽毛一样拂过他的眉,他轻嗅被子,闭上眼安然睡去。

第二天醒来他觉得头特别昏昏沉沉,连拿个牙刷都使不上劲儿。出门时太阳还没出来,连天空也沉闷的让自己头疼。

上班时候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高野达郎是在一家大型专业汽修店修理汽车,他从小就很喜欢汽车。只是因为条件有限没有接触。

来到这里后,他就进行培训考了专业汽修证。因为成绩太好被推荐到这里。

小林遥是老板的女儿,一头栗色短发很干练,成熟又妩媚。有一次过来,高野帮她擦了她的那辆黄色甲壳虫。此后小林遥总是隔三差五的过来,到后来干脆直接帮爸爸接管这里。

下班时,天边墨色的浓云翻滚,气势汹汹如脱缰野马坠落从天幕奔腾。小林遥向不远处正在脱掉工作服的高野达郎看过去,套上外套和围巾,朝他方向走去。

一霎时,下起瓢泼大雨,天地间形成一道雨帘。

“你是不是感冒了?”她关切的问道。

“昨晚被风吹的。”他不以为意的回答,带着一些鼻音。

“你看外面雨下那么大,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这雨下不了多久,我等小一点再走。”

“可是……”

“你回去吧。”

高野带着不容拒绝的语调。径直走到屋里,倒了杯热水,看着手中玻璃杯的水徐徐热气蒸腾,高野吸了吸鼻子。

“那好吧。”小林遥去办公室取了一把木柄的黑色雨伞,伞缘还绘有“小林”的花式字体。她走到高野达郎面前将伞递给他。

“那你把这把雨伞带着吧。”

“嗯,谢谢。”

“那我先走了。”

“嗯”

小林遥走到门口又突然回过头。

“你路上注意安全”

“嗯。”

待小林遥走后,过不了一会儿,雨不像原来那么暴虐,收敛许多。

高野达郎今天一点胃口也没有,总有种昏沉又恶心的感觉。本来想直接回去,但是想到冰箱里没有什么吃的了,连米也没有了,于是在堵车的间隙他去超市屯了些食物。

在超市门口他看到一个穿着淡紫色连衣裙,很漂亮的黑色中长发女孩,她背着一个黑色背包,抱着笔记本,一直发呆的看着天上的雨。看样子是在等雨停。

高野达郎走过去,直接把伞拿给她,说了句:“雨是不会那么快停的。”

女孩转过头,惊讶的看着他。那个人有一张棱角分明,五官精致,和苍白无血色的面容。

“这把伞借你,不是我的,记得还,小林汽修。”高野直接把伞靠在她边上的墙面上,毫不犹豫地向雨中走去。

“你叫什么?”女孩朝着雨中的削瘦背影问到。

“高野达郎……咳咳!”

雨中,女孩隐隐约约听到了他咳嗽的声音。

高野把手上提着的东西放入后备箱。终于不堵了。他戴上头盔,在牧野茜的目送下疾驰而去。

牧野茜下班时想着替安积隆买些资料和文具,再买些吃的去看望他,给他惊喜。不曾料想中途竟然下起了大雨,就想着先在外面等等,实在不行就去超市里买把伞。只是没想到会有一个陌生人把伞借给他。

牧野茜到店里时,安积隆还要等一会儿才下班了。她收起雨伞,抖了抖伞上的水珠,跺跺脚,把伞靠在墙上,伞顺流而下的雨水沿着伞面坠落地面形成一圈圈印记。

“隆。”

看到她站在门口,他惊讶地顿住了。“茜……”

“看我给你带了许多好吃的。”

“下这么大的雨就不要过来了。”

“可是我怕你今天加班又不吃东西啊,你总是这样不好好照顾自己,我很担心啊。”

安积隆走上前接过她手里的重物轻放置于台面上。用手理了理她那被雨水沾湿,黏在脸颊的头发。“放心好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稍微等我一下,待会儿我送你回去。”。

牧野茜背着手,笑着点点头。“好!”

两人撑着一把伞,她挽着他的胳膊,抬头是安积隆清冷的侧颜,撑伞的手骨节分明修长如玉。紧抿的嘴巴到脖子的线条更显高傲冷冽,如一只纯白高傲的天鹅,昏暗之中隐约看到了脖子上的痕迹。

牧野茜并没有在意。

“隆,我今天在超市门口遇到了一个很温柔的陌生人,是他把伞借给我的。”

“那真的很温柔啊。”

“是呀,他和隆一样温柔。明明伞是别人借给他用的,而且他自己好像感冒了,却把伞借给了素不相识的我。”

“这个城市是有温柔的人在的。那你问清人家的姓名和地址了吗?要好好谢谢人家才行。”

“那是当然!他说还到小林汽修就好。”

牧野茜抬头看着伞骨,又低头看着地面,作思考状。雨水从边缘坠落在积水的地面上散落成一朵朵水花。

“他好像姓高野……”

安积隆眉头轻蹙,撑着伞柄的手捏的更紧了,白皙的手背露出淡淡的血管青筋。

“嗯…对!叫……高野……高野达……,他说得太小我没听清。不过,长得真的很好看,很像漫画里的王子。”

安积隆突然停下脚步,呆呆的看着雨伞,雨伞上的那一片暗黑仿佛将他吞噬,让他整个人犹如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隆,你怎么了,他像漫画里的王子,可你更像天使啊,在我眼里没有人比得上隆。”牧野茜以为他吃醋,立马又贴近他。摇了一下胳膊。

安积隆沉默不语。低下头看了她一眼,

天使吗?这个世界会存在天使吗?自己这样身负罪恶的人一定是无法见到天使的。

这个城市太小了,兜兜转转总是要和那个高野以各种方式牵连着。高野达郎,我前世是不是欠你了?

雨天,霓虹的光依旧闪烁,马路上形形色色的路人撑着色彩各异的雨伞,雨中光色迷濛的世界,雨伞就像一朵朵花华丽盛开,点缀着这个喧嚣而迷茫的城市。

把牧野茜安全送到家,安积隆不做多留。“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不要着凉了。”

“你不进来吗?”

“嗯。我回去了,你早些歇息。”

“你撑这把伞回去,有空帮我把伞还给那个人吧。”

牧野茜觉得还是不要见那个人为妙,在男朋友面前提别的男人总是不好的。而且隆一路上都沉默着不说话,感觉有心事的样子。

雨越来越小。

“嗯。你进去吧。外面冷。你生病了,你姐姐会担心的。我走了”

“路上小心点。”

“嗯。”

看着牧野茜进屋关上门。安积隆撑着伞,提着袋子,站立于雨中。雨声如同碎玉坠于玉盘敲打着伞面,旋律单调而空洞。

他转身行走在小路上,走上步道桥,向下眺望这条雨中街道。孑然一身,丝丝凉意沁入心脾。

一个人,静静地走在雨中。

“嘀——嘀——”一辆车的前照灯寂寂晃过,安积隆站在车前愣愣地看着车灯前翻飞跳跃的雨雾,恍惚间脑海浮现一个人戴着红色头盔疾驰的样子。

    “你有病啊!到底走不走啊?”车主探出头对挡住他路的安积隆破口大骂。

    安积隆突然回过神来,发疯似的,快速在雨中奔跑着,穿梭于车辆与行人中,如同利箭。

    一辆辆鸣笛而过的车子,在他身边溅起一层层水花,点点滴滴的冰凉肆无忌惮的洒向裤脚渗入皮肤,他一股直劲儿的向前冲。

为什么红灯那么多?为什么人群变得如此拥挤?为什么车辆那么多?突然想见他,好想见到他。

    他突然脚下一滑,跪倒在地上,伞滚落地面,手提袋也沾了水,全身也被细雨淋湿。

他双手撑地迅速起身,合上雨伞,继续奔跑,像个疯子。

    雨中的行人和安积隆遇见,擦肩而过,后会无期。其实遇见便是如此,它并非是缘分,有可能下一秒就消失了,再相遇,依旧形同陌路。

守住了遇见,才是真正的缘分。究竟是怎样的缘分,能让两个人在同一个城市遇见,守一生执着。

    雨依旧下个不停,安积隆却没有停下脚步,依旧奋不顾身的在雨中奔跑着。

他知道,只要努力奔跑就会到达心中所想的地方。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