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活

东风

【KK】车轮之下(九)

Episode 9

“谢谢你的伞!”

“不客气。”

高野把伞还给她,对她微笑着,重新将右手的手套戴上,准备去工作。

“艾……”

“什么事?”

“没事。”

小林遥摇摇头,觉得高野今天特别的开心。还伞时还对着自己露出柔和的表情。

而高野手下带的学徒也觉得今天的高野老师特别亲切,完全不像平常那个不苟言笑沉默寡言的冷人。

“高野桑,你今天怎么了?”一个新来的学徒问。

“什么怎么了?”

“今天的你竟然笑了…有点害怕…”

“没事,只是身边多了个可爱的人。”

“你恋爱了?”

“没有。”

“那真是奇了怪了。”新学徒想不明白。高野也没有解释。

安积隆回家就把那些书本资料笔记整理好。又把家仔仔细细打扫了一遍,收拾好才去上班。

高野达郎今天破天荒的对小林遥笑了,小林遥觉得今天或许是个转机。于是下班的时候准备约他吃饭。

“认识这么久了,都没有一起吃过饭,今晚有空吗?可以一起吃个饭吗?”

“抱歉,我今晚没有空,和人有约。有重要事去办。”

“那如果是所有同事一起聚餐呢?”

“今晚是真的没有时间。”

“看来,真的是很重要的事啊。”

“嗯。很重要。”

高野达郎没再看她,戴上头盔,骑车离开。

小林遥站在原地看着高野达郎疾驰而去的背影,精致的妆容,精睿的目光。

小林遥很清楚他的情况,他之前的事,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高野向来只是一人,根本没有朋友,沉默寡言,也不大爱和别人交流。

究竟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人?

是什么人那么重要?

她坐到车里,发动引擎。思考着,这些到底是他礼貌性逃避的推辞还是真有这个重要的人出现。她决心查个究竟。

因为昨天下雨的缘故,她的甲壳虫拿去保养了,今天换了一辆黑色的奥迪。

高野达郎先去了趟超市,买了许多东西。然后去了一趟电玩店。很快就出来了。

“他去电玩店做什么?”小林遥暗想。

后来他又进去一个巷子里,小林遥把车开到另一个巷子离出口很近的地方。很快就看到他搬了一个箱子出来。

“是你……高野桑?”

高野达郎正准备骑车离开,突然听到有人叫他。抬头看到前面站着一个紫色针织衫的女孩。

昨天的那个女孩。安积隆的女朋友。

“这么巧?隆他把伞还给你了吗?”牧野茜担心安积隆昨晚淋雨着凉,而且今天一天都没有联系她,她有些担心,便过来看他。

“嗯……已经还了。”

“那你们见过了…高野君也是住在这儿附近吗?”

“嗯……”高野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在这见到你真的很开心,隆他就住在这。你要不要上去坐着歇一会儿,他待会儿就下班了。”

“不用了。”

“那好吧,高野君,之前谢谢你了。”

牧野茜对他鞠了一下躬,深表感谢。高野也只是微微点头,便开车离开。

小林遥只看到一个藕荷色半身裙和紫色针织衫的女孩和高野说话,看样子他俩认识。

难道这个女孩就是那个重要的人?她用手机拍下她的样子。

前照灯太过刺眼,牧野茜目光无意识的偏向这里,车上的人有些惊慌,便发动引擎。一辆黑色的车从牧野茜的面前缓缓驶过。

小林遥继续在后面跟着他。本以为高野会回家,没想到他竟然又去了一趟电玩店,同样很快就出来了。她拿起手机拍下。

然后小林遥跟踪到公园就停下了,因为她知道接下来的路车子是开不进去的。高野达郎他回家了。那么高野要见的人就很可能是那个女孩或者电玩店里的人。

小林遥打了个电话。

“你帮我查一个人。照片我待会儿发过去。”

安积隆下班回家时看到牧野茜正在替他收拾屋子。

“你怎么过来了?”

“昨天下那么大雨,有点担心你就过来看看,对了,我在楼下还看到了正巧借我伞的那个人。他是住在这附近吗?”

“不是。他刚才是来帮我搬书的。”

他俩一个说是附近,一个说不是附近。牧野茜有点不明白,但也没有深究。或许是高野有个人原因吧。

“搬书?”

“嗯,他知道我在学习高中课程,说可以教我。”

“他也太好了!这样不会太麻烦人家吗?得好好谢谢人家才行。”

“和他不用客气!”

“什么?……”

“没什么……对了,以后我可能下班就去那边了。要很晚才会回来……”

“隆和他很熟吗?这样好吗?”

“算熟吧。”

“你还是让我姐姐辅导吧。她是老师。”

“不用了,你姐姐还要照顾榛名桑呢。”

“那好吧……以后我们能见面的机会太少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你不是希望我完成学业吗?我现在在努力挣学费。春天我就要去上学了。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我们出去吃饭吧。我送你回家。太晚回去你姐会担心的。”

“嗯……”

牧野茜心总觉得怪怪的。女人的第六感往往是很准的。

安积隆回来后洗了个澡就睡了。他辗转难眠,心里有万千绵絮,缠成乱糟糟的一团。

第二天早上他就去和本田叔叔说了补习的事。叔叔也同意了。晚上下班的时候,高野达郎在店门口接他。

每天六点接他下班,每到十点送他回来。安积隆觉得太麻烦他了,觉得下了班自己去他那就好了。

高野却说这样提高效率。

安积隆说,晚上自己回去就好。高野却说不安全。安积隆说他不怕的以前都经常夜里活动。高野却说,你虽然打架厉害,不怕黑,但你怕鬼。

不是没有鬼吗?

疑心生暗鬼。

安积隆也无法反驳。

小林遥刚洗完澡,围着一件浴袍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一杯红酒,轻抿了一口,腿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身后是高大的落地窗,外面是整座城市宛如游龙的灯光。

她放下杯子,拿起台子上的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我让你查的事查得怎么样了。”

“回小姐,已经查清楚了,我稍后将那人的详细信息发送给您。”

她刚挂电话,电脑就“嘀嘀”发出声响,她点开一看。

“牧野茜?”

上面是牧野茜的全部详细信息。大致的浏览了一下,并没有看到任何与高野达郎有关联的信息。

他来这边差不多才半年…他和牧野茜是怎么认识的?她不由得奇怪。

再次认真浏览。牧野茜有一个交往才几个月的男朋友,而他男朋友正好在今天的电玩店工作。既然高野几乎没有任何能与牧野茜接触的机会……再联系高野今天去了两次电玩店。由此看来,他应该认识那个叫安积隆的。

可是……冷言少语的高野,和安积隆又是怎么认识的?

她拨通一个电话。

“你再查下那个安积隆。”

“是,小姐。”

挂了电话,她再次端起酒杯。低着头认真沉思。

高野的过去,她很清楚,他曾算是处在社会最底层的人。可是她却看上了他。她看上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一般人?以她敏锐的判断力,他天赋般的车技,对车的专业了解和分析,他的睿智和极强的学习能力,都注定了他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安积隆……”她走到窗帘,看着脚下的城市。她知道有些人从出生就高高在上,譬如她,小林遥。有些人曾犹如蝼蚁在黑暗生活的最底层苟且生存,譬如高野达郎。还有些人,会紧握黑暗深渊的一根蛛丝爬上来。最终可能是站在别人无法企及的高度,也可能一不小心坠入更深的黑暗,万劫不复。

这些都是官方自己格外关注他的原因。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她喜欢高野达郎。

喜欢一个好看温柔又极具潜力的人是件很开心的事。哪怕他的外表是冷漠的。

她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四个人,一只狗,高野达郎的过去。

安积隆坐在榻榻米上认真看整理的笔记。一阵狂风吹过,帘子漫卷翻飞。他出去立刻把窗门拉好。好冷啊,他不禁颤抖。

好像还有一个星期就立冬了。立冬也意味着牧野茜的生日快到了。

他明天休假,他打算提前帮她买生日礼物。

第二天牧野茜来找他,他恰好出门,没有看到他。就帮他整理了家做了一些家务。整理衣柜时,发现他只有一条刚买的蓝色羊绒围巾。

要入冬了,她想着利用这一个星期的时间帮他织一条围巾。

于是打算去商店买些毛线。既然,隆有条蓝色的围巾,那么就给他织一条红色的吧!红蓝才最为相配啊!

她很开心,那是她身为安积隆女朋友,内心的小确幸。

牧野薰在切水果,她的妹妹正坐在沙发上编织着,便端着一盘水果切盘,坐到她旁边。

水果递到她面前。“呐,吃吗?”

她张开了嘴巴,手却没有停下来。

姐姐无奈的笑了一下,把一片苹果放到她嘴里。

牧野茜和牧野薰的爸妈因一场意外去世了,姐姐就像妈妈一样照顾妹妹。

“这围巾是给安积隆织的吧!”

“嗯!马上入冬了。想着给他织一条。”

“那小子真是好福气!得到我这漂亮又贤惠的妹妹。 ”

“姐姐你说什么呢!”

“说实话,姐姐以前反对你们在一起的。但是,你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还是在一起,你又那么喜欢他,姐姐也不多说什么了。圭一现在也慢慢恢复了记忆。”

“嗯…我知道我想要什么…隆对他真的很好的。”

“小茜,你们还小,未来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你能幸福快乐。你幸福,我才对得起我们的爸妈。”

“我都明白。”牧野茜放下针线,一把抱住了姐姐。

红色的毛线滚到了沙发边上。

有些东西一旦掉落,再捡起来,它已沾上灰尘,即使微不可见,也无法回归当初干净亮丽的模样。

后来,她的这份礼物终究没有送出去。因为他的脖子上,围着一条他从未见过的红色羊绒围巾。

当她离开安积隆家后,他刚好提着两个礼袋回来。

有些事,一旦错过,就永远错过。

毕竟,缘由愿而生,由情而结。

马上要立冬了。来年春天安积隆就要去高中读高三了。要抓紧时间才行。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