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活

东风

【KK】车轮之下(十四)

Episode 14

不久,司机打着哆嗦回来了。高野在车内看到了他,但是依然保持着横抱在怀的姿势。

司机坐到座位上,准备关车门发动引擎时,看到了前照镜里高野温柔的抱着安积隆的画面。眼睛睁得大大的,足足愣了五秒才反应过来,然后用力把车门关上。

安积隆醒了,他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离开高野的怀抱坐到边上。

“外面冷,把这个戴上。”他把围巾一圈圈围在他脖子上,将安积隆的脖子裹的严严实实的。

这条羊绒围巾是他新买的。火红色。

快要立冬时,他想着要买几件过冬的衣服御寒。他不会买衣服,不会搭所谓的造型。因为,对他来说太麻烦,没有这个必要。衣服,能穿就好。

挑围巾时,他看到了这条红色的羊绒围巾。想起之前替安积隆搬书时,看到他柜子上放的一条蓝色羊绒围巾。于是不假思索的地买了这条?

什么原因?没有原因,只是直觉。

“你围得真丑!”安积隆嫌弃地低头看着脖子上绕成一团的围巾。

“听话。”

起身离开的瞬间,安积隆下意识的拉住他的衣角。他回头看到他低下头,看不见脸上的表情。

在他松手的瞬间,高野抱着他,在他的眼睛上落下一个吻。

“你记住,我会等你,无论多久。”然后迅速起身,下了车。

安积隆知道高野一直站在外面,可他不敢看那个站在风雪中目送他离去的黑色身影。他怕他看一眼,就无法抑制想要下去拥抱他的冲动。

他执拗地偏着头去看另一边的风景。路灯昏黄的光落在他的脸上,他的脸,像素描般清淡,一半光明,一半阴影。如同一面纯净的玻璃,刚毅而易碎。车窗外,雪无声飘落。

司机很震惊,开出租车十多年,第一次在自己车上看到一个男人抱着另一个男人。可是抱也就算了,竟然无视司机的存在,当着面接吻!想开口骂他们恬不知耻,可是那样温情又悲伤的画面,不忍心去打破。只能一直盯着那颗和他一起被放置的南瓜转移注意。

司机询问了下地址。然后叹了一句:现在的孩子啊!

然后开始苦口婆心的劝导:看你也就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我看你和我儿子一般大,大哥我劝你,趁早了断,回头是岸。这世上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像他们这种长得好看又有钱的大叔大部分都是富家的花花公子。孩子你可别被骗了!

安积不由得笑了。高野他没有钱啊,但工作稳定比自己有钱。也不是大叔啊,虽然有时候的确很像大叔样。他趴到司机的后背座椅上,说,司机桑,谢谢你!

出租车停在了家的那条小巷口。安积隆匆忙地跑回屋里。打开抽屉,取出他一星期前就买好的生日礼物。

给牧野茜买生日礼物后,才想起给高野买了瓶红酒。

一个素雅不失精致的木盒子,中间刻着一朵紫色鸢尾。紫色……应该是她喜欢的颜色。因为她很爱穿紫色的衣服。

打开盒子,是个透明水晶音乐盒,一架黑白琴键的红色钢琴放在蓝色底盘上,犹如一架海上钢琴。轻轻拨动旋钮,悦耳的钢琴声便流淌在波涛之上。是贝多芬的《致爱丽丝》。

他不知道女孩喜欢什么,但是,第一眼看到它时,他就知道她一定会喜欢的。

付钱时,店员说着销售用语。你眼光真好!这是我们新到的“致爱丽丝”系列最新款。其中这款最特别,只有这一款盒子外刻着紫色鸢尾,鸢尾的音译就是“爱丽丝”。

安积隆也不知她说得是真是假。但是听着很开心就买下了。

在他心中,茜就像这朵紫色鸢尾般优雅高贵,也像这颗水晶,纯粹透明。

他将礼盒套入礼袋,放在桌子上。

他取下围巾,脱掉外套,打算换衣服,低头便看到胸前的印记。他走到镜子前,看到脖子,锁骨,胸前全是一个个红色印记。他的手轻轻摸了上去,闭上眼睛,脑海浮现的全是高野粗暴又温柔吻咬他的画面,抚上肩膀似乎还能感受到当时被咬的疼痛。下身不禁有了反应。他立马去浴室。

洗完澡出来。他重新换了一件黑色T恤衫,套了一件深蓝色的高领的毛衣,蓝色的外套。
重新围上那条红色的羊绒围巾,仔细看,才发现须儿上有蓝色的条纹。

外面的雪,没有停。他拿起桌上的礼物,撑起伞,关上了门。

紫色固然美丽,可是红蓝才最为相配。就像那个音乐盒,蓝色的底座和红色的钢琴永远连在一起,而和紫色鸢尾永远隔着一个木盖的距离。他和牧野茜,注定要回归水晶的状态。

一道光藏在阴影中。

他在牧野茜家附近的电话亭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她说她没有睡一直在等他回来给他打这个电话。安积隆内疚的对她说了声抱歉!

他走到牧野茜家门口时,站在窗口的牧野茜一眼就看到了他,还有一条从未见他戴过的红色围巾。

她打开窗,雪被风吹进屋内,她激动的对他挥手。

“隆——”

安积隆对她露出一个灿烂纯真又隐含着悲伤的笑容。

“等我一下!”牧野茜开心的笑了,披着一件外套急匆匆下楼。

安积隆低下头,笑容一点点的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难以名状的悲伤。

茜,永远那么漂亮可爱。可是,他已经不配拥有保护她的资格了。

“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圭一。睡吧”

今天是茜的生日,茜一直想去找安积隆。晚上不安全,所以自己不允许她出去。巴成是那个安积隆来了。牧野薰轻轻拍了拍榛名圭一的肩膀,两个人再次闭上眼睛。

牧野茜打开门,想让安积隆进去。安积隆执意要站在门外。

“生日快乐,茜!”他把礼物递给她。

“谢谢!”牧野茜开心地接过礼物。

“茜…你困吗…”

“不困啊……我八点就睡了一觉了。十点我就醒了,姐姐不让我晚上出去,所以一直在等你电话。”

“…我有件事想告诉你,过了今天零点后…”

“怎么了?隆?”牧野茜走上前疑惑的看着隆。

“对不起,茜!”隆低下头,目光悲伤。牧野茜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用力攥紧拳头,抬起头,目光一片凛然。牧野茜害怕的往后退。太陌生了。这样的隆太陌生了。

“我们……”话还没说出口,她跑上前一把抱住安积隆,冲撞力使手中的伞掉落地上。

“如果是不好的事,明天再说……可以吗?至少过了今天。今天是我生日啊。”隆悲伤的表情,女人的直觉,动物的第六感告诉牧野茜,一定不是什么好消息。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她有种错觉,他快要失去安积隆了!她紧紧的抱住他的肩膀。

“茜……”安积隆抬起手想要抱住她的背。手刚抬到一半,想到自己已经没有拥抱他的资格遂放下去。

他仰着头,雪一片片从天空飘落,落在地上,慢慢消融。今年的第一场雪,提早下的雪,小而细……

任由雪落在身上,任由她抱住自己。

牧野茜松开他,笑着对他说。“谢谢你!我会等你电话。”

“嗯”

安积隆转身拾起那把掉落在地面的伞,准备离开。

“谢谢你!”背后传来了牧野茜的声音。

“嗯。”他重重的点了点头。迈开了步子向前方走去。

牧野茜也不知为什么,疯狂的追上前,扑到身上,吻上去。隆愣住了。

“隆,我相信你!”一点点分开。

隆沉默了许久,闭上了眼睛,雪花落在了他的脸上,化成透明的液体,分不清不知道那究竟是无声的雪还是他悲伤的泪。

他开口,声音如碎玉。“对不起”。他放开了牧野茜的手。

牧野茜呆呆地站在雪里,看着安积隆离开远去的背影。他一次也没有回头。

她看到路口的电线杆背后,亮起一道车灯的光。

安积隆现在不想回去。他不想回高野那里,也不想回自己家。他此刻,就像一只没有归宿的游魂。他不知道他能去哪里。

然后他想到了那个天台。那个当他无家可归时唯一收容他的地方。

他走进那个房子。宽敞黑暗的空间。墙边有一整排通风口,原本外面的光可以透过通风口照进屋内,可是今天,没有月亮。

就是在这里,这间屋子,牧野茜抱住了哭泣软弱的自己。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背叛她。

外面隐隐约约传来摩托车的声音,安积隆却没有在意。慢慢蹲下来,抱住自己,头埋进膝盖,默默流下眼泪。

脚步声轻不可闻,他浑然不觉有人在靠近。那个人默默走到他的身后,轻轻抱住他。

背部感受到熟悉的胸膛触感,鼻尖传来他熟悉的沐浴露的味道。他知道,那是高野用的沐浴露的味道。

他毫不犹豫的转过身投入这个温暖的怀抱。双手攀上背,手上摸到一片冰凉。用力贴近那个宽阔的胸膛,深深呼吸着沐浴露混着他熟悉的清冽的只属于高野身上的味道。

“我说过,我会等你。”高野低下头亲吻他的头发。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回去洗澡时,还是放心不下你。就骑车去你住的地方等你。可是见你刚好出门去找牧野茜。于是我就一路跟着你……”

“变态!跟踪狂!”安积隆推开他。

“对,我是跟踪狂。可是,我想见你。”

高野达郎再次上前抱住安积隆。

安积隆习惯了黑暗,只是凭借外面一点点的自然微光,他都能看清高野的容貌。看到他们呼吸间的雾气,看到他衣上尚未融化的雪,和落在头发上的雪。

“你都成雪人了…欧桑…”

“想见你。”

安积隆替他拂去雪花,心疼的流下眼泪。他上辈子一定做了很多善事所以这辈子才遇到高野达郎。

得君至此,夫复何求?

他的拇指轻轻摩挲着他的脸颊,和冻得发紫的嘴唇。深深地凝视他深邃狭长的眼睛,温柔的眸子里倒映的只有自己。

只是静静对望着,彼此的呼吸都会变的急促紊乱。

安积隆跪在沾满灰尘的地上,认真捧着他的脸,深情对望,如信徒般虔诚地将自己的唇覆在那两片发紫而冰冷的薄唇上。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