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活

东风

【宇才】Bonnie Butterfly(十二)

Episode 12
花田位于山脚下的一片低洼处。一条溪流从山上蜿蜒而下,水流湍急。南边,层峦叠嶂,阳光变得越加温和,橘红色光辉洒在山林间,蟒郁昏暗的深褐树林也变得柔和。北边是块人工挖凿的方池。

泰宇捡起一块小石子,投入池中,青褐的石头,激起水花,沉入水底。水花飞溅形成一圈圈涟漪,最终归于平静。

“这个山比较高…我们上去还要一段时间…”靳翔踏上一条被人走出来的路。

两人踏上山路。两旁野草蔓生,石上长着青苔,潮湿嫩绿。泰宇固执的走在了前面。

爬到一半。靳翔的额头流出了汗。他们坐在山腰的一块石头上,打算歇息一下。

泰宇拿出一瓶矿泉水抬头猛灌。脱下汗湿的帽子,理了理头发,把手上的外套脱了系在腰间,用帽子不断的扇风。而靳翔撸起袖子,不断的用手扇着。

“还要多久啊?”

“大概还有一半吧!再坚持一下。”

“啊?!”

因之前梅雨的缘故,林中似乎弥漫着一层雾蒙蒙的水气。山路有些滑,两人小心翼翼地行走着。

泰宇抬头回头望着他们一步步走过来的路和风景,靳翔站到他身边对他说。

“我们来比赛。看谁最快到达山顶吧!”

靳翔摇摇头,毫不犹豫的反对这个提议。

“不要。我们一起走,这样比较安全!两个人沿着山中雾气弥漫的小路一步步向上走。路越来雪陡,身后的靳翔不小心踩到一颗石子,差点脚扭了。

泰宇惊吓的回头,看他并无大碍,舒了口气。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后递给身后的他。

“小柴,来,抓着我的手。”靳翔几乎是在听到他声音的同时就伸出自己的手,拉住他温热带着汗水的手心,没有任何犹豫。

林中鸟儿的鸣啭,虫的叫声,潺潺的溪流,树叶的随风轻语,还有拂在耳畔似有若无无法言说的声音……那么多新鲜悦耳的天籁,靳翔过去竟浑然不觉,他紧紧握住那只温热的小手。

黯灰的树干,纵横交错的枝叶,脚下茂密地羊齿杂草。阳光越发难照进来,石头遍布青苔。

路越走越窄,就好像开头的话语,开始时雄赳赳,底气十足,渐渐地变得细弱,含糊不清。

不久后他们终于到达了山顶,迎风站在高耸的山峰。眺望脚下的风景,那是靳翔从未见过的海。那是与双城临界的那片白沙滩不一样的海。

他和泰宇并肩而立,眺望这片墨蓝的无垠的海。他遥望着前方,激动地牵起泰宇的手。感受到手心柔软的温度,泰宇将远方的目光收回停在了他们的手上,又移回目光看着那片海,不动声色的张开手指,嵌入指尖,十指紧扣。如同身旁那俩棵对立的树,根须缠绕,枝叶相交。

掌心被握紧,靳翔惊讶的望着他,柔软的短发被风吹起,他眺望着远方,表情淡漠。靳翔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他。他的语言,动作,亦或表情。

只有泰宇自己知道,淡漠如他,此刻也需要一个镇定自若的外表来掩藏他慌乱的内心。

“你猜对了,还真的是海呢!”

风席卷着海浪,击打着岸边的岩石发出阵阵涛声。既然是站在山峰,也似乎能听得见呢!

“我们就在这等日落吧!”

“啊?”

“很快太阳就下山了。”

“不会太晚吗?”

“也不差这么一会儿。”

泰宇拉着他坐到一颗石头上,擦了擦头上的汗。山谷中的岚风带着些许凉意,靳翔不禁发抖。

“我带的,山上有点冷,你快穿上吧!”泰宇从背包里拿了一件蓝色外套给他。靳翔穿起来有点偏大,他把手藏到袖子里,抱膝坐在泰宇身边,这样至少这样暖和一点。

泰宇又向他那边挪了些位置。抬头看着天空,再过半个小时多太阳就要落山了吧。这是他第一次在山上看日落呢。而且还是和一个男生。

靳翔似乎感应到似的。“我曾幻想过和我喜欢的女孩一起到山上看日出和日落。那样多浪漫,日后回忆会多美好啊!”看着身边的人,撇了撇嘴,叹了口气。“唉,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是和你。”

“你以为我愿意啊……我才倒霉好吗?像我这样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帅哥,多亏啊!”泰宇反驳道。

“切……真是自大加自恋。”靳翔转身翻着背包,掏出一瓶水,喝了几口。刚打开准备关上,就被泰宇一把夺过去。“谢了!”

“喂,那是我的水,直接抢,你讲不讲理啊!”说话间,他已经喝了两大口。喝完用袖子擦擦嘴巴。

“我的刚才在路上喝完了。至于那么小气吗!”

“靠……懒得理你。”说完背过身去不理他。突然一个东西撞到背上,靳翔下意识闪开。

“啊…”泰宇用手撑住即将倒下的身体。“本少爷的头要是磕到石头上,你就完了!”

“磕成智障最好!”靳翔转身笑着。

“要不要这么恶毒啊……不就靠你一下吗?让我靠一下怎么了?刚才我都让你靠那么久了,我腿麻我都没说啥……”

靳翔觉得有些抱歉。又凑过来一点点低头看着倒在石头上的他。

“我刚才又不是故意的!那好吧!看在你让我靠的份上。我也让你靠一下!”说着转过身,把腿放放下,拍了拍自己的腿。

泰宇开心的扒着他的腿,身体借力往前蹭。

靳翔以为他会乖乖趴在腿上休息时,然而双腿立马就受到掌心支撑身体的所有大力,捏着两只手臂把紧紧往下拽。一个微偏低头,泰宇的脸和自己就近在咫尺。

“别动!”

他借助手臂攀上来,抬身,脸一点点逼近。

瞬间,靳翔呼吸凝滞,心脏剧烈跳动,不敢动分毫。耳朵开始发烫。当泰宇的脸距离不到一公分时,靳翔下意识抿紧嘴巴,闭上眼睛。下一刻,泰宇一只手环过他肩膀上,一只手摸到他头发,已经到他身后。他戳了一下,他的脸蛋。

“喂…你看…你头上有个东西。”

压迫感消失了,靳翔睁开眼,眼前是一片针形树叶。

“哈哈……你刚才在想什么呢?耳朵都红了。”泰宇此刻手搭着他的肩膀,趴在他身后,左耳都是他说话的吐息。热热的,痒痒的。让靳翔觉得很难受。

“你离我远点!”他把泰宇的手拍开!

“就不!”那只手又缠了上来。预防再被挥开,改单手环抱肚子,锁住靳翔的双手。

“你答应了让我靠的!”说着他头靠在他肩膀上,闭上眼睛,敏感的鼻子往后劲那儿蹭。

靳翔下意识的身体紧缩。“那……那你把我松开总可以吧,松开我就让你靠着睡。”

“阿嚏……”泰宇毫不客气的打了一个喷嚏!他的身上除了他自身的牛奶和沐浴露的味道,还有一股花香,想是刚才在花丛中沾上的。

“你真恶心……”被他背后突如其来的喷嚏吓得魂都掉了。奈何手被锁住,动不了。

“对不起啊……你身上有那些花的味道……我花粉过敏嘛……”一边说,一边去帮他擦根本不存在的口水,环抱的手依旧没放开。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把我当犯人啊!我又不会跑,你这样我手会麻掉的。”

“哦!抱歉!”泰宇立马放开他,坐到石头上。直接一头栽倒他的腿上,翻身避光,闭上了眼睛。手却下意识放在靳翔的腰上。

靳翔看着腿上的这个无赖。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看海,又看看他,手搭在了他一边的胳膊上。

风时不时吹过。有些凉。或许是腿上的这个人体温过高,也可能是他的呼吸喷洒在自己肚子上,靳翔觉得也没有那么冷了。

不久,天空就像被调出一层橘红色的颜料般,色泽质感柔和,如一条悬挂于天际的轻柔的缎带。

“泰宇,醒醒!你看!!”靳翔激动的晃着熟睡中的人。

泰宇翻个身,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刚才,他竟然真睡着了!

视线逐渐变得清晰。

天和海,看不到尽头。边的霞光,美得如梦如幻。浅橙,橘红,淡紫,如同编织的七彩梦境,绮丽而壮观。

他和靳翔一起站到一个石头上。落日,又圆又大,它慢悠悠地接近大海,浮在海天想接处。似乎带着对尘世的留恋而盘踞海面,池池不肯离去。

云霞越来越多,无垠的大海上,天空显得更加宽阔,就像没有尽头的时间。厚重的夕阳迸射一条条绛色紫色橘色的霞彩,浮光跃金。在海面上泛着粼粼波光,高处俯瞰,如沉沉墨色大海中一条条游鱼翻跃的鳞光。

“啊……”此时此刻,此般美景,瑰丽辉煌,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声惊叹。

不知为何,看到落日,靳翔内心涌过一阵阵悲伤。此刻的夕阳就像温柔的利剑。他紧紧握住站在他身旁泰宇的手。

“原来我们的世界这么的小……”

似乎伸手就能摸到它。

俩人青涩的脸庞沐浴在柔和夕阳余晖下,迎风而立,眺望远方即将沉入海平面的落日,温热的指头紧紧扣着。

他们十指相扣,并肩而立,身上宛如披上蝉翼般的纱。画面温暖到心灵,若不是徐徐晚风和闪动的粼粼波光,真叫人怀疑,这只是一幅精致古老的油画,而他们就像画中的人。

“呐……小柴……”

“干嘛?”

“你闭上眼睛,把双臂张开。”

靳翔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松开手,听话的张开手臂,闭上眼睛。微风拂面,他仿佛置身于大海。

忽然腰被圈紧,后背贴上一个温暖的胸膛。靳翔的心似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困了……站着让我靠一会儿。”靳翔不敢动。开口。“大少爷,你是在模仿泰坦尼克号吗?”

“Maybe”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