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活

东风

【KK】车轮之下(十七)

Episode 17

高野坐在布团上直勾勾看着安积隆的背影,他正在洗碗。

隆的个头不是很高,但比例非常好,腿很美,修长而线条柔和。视线往上,是他圆润丰满的翘臀。喉结无意识的滚动,目光移到桌上的几颗蜜柑,又移回他身上,他觉得像颗桃子。

再向上是他纤细的腰肢。自己的腰很细,但是有肌肉,摸起来硬邦邦的。而隆的腰纤细又柔软。自己一手就能圈住。那种抱住他腰的感觉,是极致的安心舒适。

就是这样柔软纤瘦又漂亮的身体,能打球能打架能拳击能做所有不能做的。

他的隆,是那么美,那么顽强,坚韧。小小的身体里究竟还蕴藏着多大的力量?还有多少美丽没有被发掘?

他不知道,他只知,他的美,只此无二。

他换了一件蓝色高领毛衣。高野不由得笑了。只有他知道,他的身上都是自己留下的印记。那些他无意或刻意留下的痕迹都一一在这两件衣服之下。

安积隆洗好碗,擦了手,准备回身,谁料到高野从身后双手搂着他的腰。把头靠在了他的左肩,轻咬他的的左耳。他温热的气息扫着耳朵,低沉温柔的声音一点点传来:“你吃饱了吧,是不是轮到我了?”

手移到他的胸部,双手从上往下,从两侧往中间,握住揉捏,慢慢向中间聚拢,手背青筋出来了。

安积隆吃痛的把手覆在他的手上,下意识阻挡,身体随呼吸微微起伏。

双手柔软的触感,安心舒适的味道,高野闭上眼,鼻尖蹭着他的鬓角,温柔的吻着耳朵根。

耳朵渐渐变红,身体不自觉的靠到他怀里。双手的力道加大,高野的大拇指轻压欧派外侧的神经分布多的地方。

触感通过那些神经,向大脑传递渴求讯息,前额抵着他的后脑勺,急促湿热的呼吸喷洒在他雪白的后颈。

“哈啊…”力道太大连呼吸都支离破碎。安积隆觉得欧派又热又痛,两颗在他的按压挑逗。无力的后退瘫在高野的怀中,右手大拇指与高野的大拇指无意识相摩挲,左手紧抠着他的食指。

小小的肢体交流,缠绵的摩挲,如同回应,让高野石更了。他的腿蹭着隆的腿,膝盖顶着隆的膝盖窝。脚一软,弯下腰,后腰一小截肌肤暴露在空气中,白嫩嫩的刺激着高野。

“…隆…”

他冰凉的皮 带扣贴着那截温热的后腰。身体紧贴,呼吸剧烈前后起伏。同步的呼吸,完美的波动。

他们的默契,与生俱来。

左手扣腰,向前顶。隆重心不稳,向前倾,撞到水池台,双手虚脱的撑着台子。

“fufu…啊…”感受到身后 石杵的坚 石更,他低头羞涩一笑,娃娃脸的苹果肌上的光异常柔和。听到笑声,高野惩罚性的一手用力揉握他的欧派。手护住他的腹部,更加用力的往前顶。

“放开…我……”他的右手移到后面抚慰,在他的抚摸下高野停止了所有急躁的动作,闭着眼睛,趴在他肩膀,全身心的感受他手指的温度。

安积隆偏头,凝视着他,右手的动作更加温柔,左手摸着脸颊,似有意识的诱惑,似不经意的温柔。

“嗯…你的食欲不强,性欲倒是很强…啊……!”

“是……”

身体被隆温柔的抚摸着,脸上是安积隆温热带着湿润的手,偏着头不断的寻找可以咬住他手指的位置,舌 头一卷,小指被含在口中。

待高野完全平静下来,安积隆的手慢慢抽回,身体稍稍前倾。

“怎么了?…”

“我还没有吃饱……”

“纳尼?”

“我还有蜜柑没吃呢!”

说实话,他刚才真怕高野冲动,他还没准备好。毕竟是他的初次。

慢慢抽出湿漉漉的小拇指,朝炬燵背对着门口的那个位置,坐下来把脚伸了进去。

高野无奈的摇摇头,趴到他的旁边。他可真机灵。自己不该这么急的,可是看到他,他怎么都冷静不下来。

他剥开一颗蜜柑,高野枕着头趴在一旁看着他。

“吃吗?”一瓣果肉递到面前。

他趴在炬燵里,胳膊支撑着身体。曲线的腰肢,圆润的屁股都被藏在棉被下。

“我喜欢吃桃子。”

“别任性,现在没有桃子。”

高野低下头,看着那两根拿着果肉的手指。白皙,莹润健康的指尖,他张口。

“你是小学生吗?还要我喂你。”一边吐槽,一边将果肉喂到他嘴里。

高野趁机吮了他的手。

安积隆大脑瞬间短路。这种温热潮湿的感觉,让他觉得身体涌过一波波暖流,失去了力气,不安的扭动,棉被,衣服摩擦声窸窸窣窣。

“呸呸……”尝到苦涩的味道,才发觉发呆中吃到皮了,立马把他吐了出来。

“哈哈哈…隆……你怎么这么可爱……”

“还不都是因为你!”他握拳轻锤他胸口。

“隆……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看你吃东西的样子吗?”

“不知道,为什么啊?”

他翻个身,坐起来,高野挪着他的身子,仰躺在安积隆的腿上,伸手摸了摸他那富士山型的嘴巴。小小的,却可以装得满满的。

“因为我兴奋啊!”

“哈?!”

“因为心理学人为,动物进食食物时会让人联系到原始欲望。所以在看到喜欢的人,吃东西时会异常兴奋。”

“你的脑子都在想些什么啊!”

“想抱你啊!一直想抱你。”

“高野,”隆的眼睛认真的凝视着他,声音变得低沉而缓慢:“你x欲很强吗?”

“当然!”

“想抱我?”

“嗯!”

“我……能满足你吗?”

“因你而起,只有你才能满足我。”

手伸进衣服里,不断揉搓着他的胸部,他低头,手捧着他的脸。

“你以前喜欢波霸吧!”

“嗯…男人应该都不讨厌欧派吧…”

高野的手再次用力握住他的胸。他躬身,隔着衣服制止他乱动的手。

“可是…我是男的,没有欧派…如果你再遇到一个爱你的又漂亮温柔身材又好的女人唔……”

话还没说完,高野迅速抽回手,以吻封唇。

“无论别人爱不爱我,我只知道我爱的是你,安积隆,只有你。你的优点缺点,你身体的一切……我都爱……别人欧派再大,再美…可我的眼里心里都只有你…你为什么不愿去相信我呢?!”他的眼神深邃,透露着隐隐约约的悲伤。

“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不相信自己。”他声音低沉缓慢,认真的凝视着高野。

“高野,因为我们现在还年轻充满激情。可是激情只是暂时的,如果你遇到更漂亮,更好的,或等我老了,长皱纹了,变丑了,头发掉了,牙齿掉光了,你还会产生激情吗?你还能爱我吗?我要的爱不是一时的激情。是永恒,永恒…”

“傻瓜,你变老变丑,我也会变老变丑啊。随着我们的相处,经历的会越来越多,产生的也会越来越多,可能会争吵,冷战,这是相处的必然。但是你如果因为未知而害怕而放弃我,这对我是不公平的。你为什么就不愿相信我呢?我好不容易才遇到你。隆,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你从头发到脚趾头都是我的!”

高野声调变高,他激动的语无伦次。

“高野……我只是觉得你的到来太突然,在我没有任何准备,你就突然闯入我的世界。你就像是一颗流星,只是从我的世界经过,然后不见踪影,无迹可寻。”隆握着他的手试图安抚。

高野松开他低下头没有说话。是啊。谁能保证永远呢?像他这种经历过死亡的人,应该最明白的呀。他无法轻易给出承诺。永远有多远?

“隆……我不知道未来…我没有梦想这样的伟大的字眼……但是我活在当下,每一天都不想让自己后悔。如果因为未知而害怕受伤,使你无法走向我;如果我害怕你因我而受伤,不敢前进抱住你…你如果从我身边错开,那我一定会后悔。”

高野抚摸着他圆润的脸颊,凝着深深的目光。鼻子蹭着鼻子。隆一个翻身欺压,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将他拉起,脚尖蹭力,坐在胯上,双腿勾着腰,背对着门坐立,带着浅浅的笑容说道。

“那就一起疼痛吧!”

高野随即搂着他的腰,贴着自己的腹部。蝶骨,细腰,被他抱成一个优美的c曲线。

默契自然的偏着头,微张着口,闭上眼,温柔醉人,缠绵缱绻。

开始的吻,似欲望的星火,不多时,由温柔相缠化为啃咬。吻,越加急促,越发激烈。

他因吻到缺氧的脸,灯光下,泛着迷人的红晕。

”嗯……”他们闭着眼,一个低头深 吻,一个仰头热情回应。情动下,他们的手伸入彼此的衣服里,想要帮彼此脱掉那些碍事的衣物。

“咣当…”之前没有上锁的门被打开。高野正咬着他的耳朵,睁开眼睛,看到了牧野茜,放大瞳孔,因惊恐而难以置信定在原地,呼吸凝滞,呆呆定立原地,手,嘴唇,不断颤抖,鞋子上沾着雪和泥。

耳朵含在口中,手在衣服里搂着隆。他与她,一坐一站,沉默对视。

察觉到高野没有接下来的动作,他笑着勾住他脖子,啃吻他的喉结。见高野目光仍然盯着门的方向,猛然转头,看到了牧野茜。震惊同她,慌张从高野身上离开。

牧野茜像见鬼似的,想叫出来,可发现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用力捂着嘴,疯狂跑出门外。她拼命跑,好像被坏人跟踪一样。

安积隆追了出来。

她趁姐姐睡着,偷偷溜出来,她不想他们不明不白的结束,他只想亲自过来问他原因。发现屋里的灯是亮的,走到门边刚想掏出钥匙,发现门并没有锁,她直接打开门,然后看到了一生都难以置信的画面。

她站在门口,正对她的那个人是高野,是好心借她伞,在隆家楼下偶遇,担任隆补习老师,长得很好看像漫画里的王子的人,他们俩静静对视。而背对她的,是安积隆。是她最喜欢最信任的一直保护她的安积隆。

她和高野沉默对望,高野抱着隆没说一句话。可是她却清晰地感受到他的眼神在对自己说:

他是我的。

她捂着脸疯一般的奔跑,脑子里都是他俩纠缠的画面。如果只是强迫的就好了。可是她看出隆是真的喜欢他。

他们…两个男生…在做什么?拥抱?接吻?还是…她不敢想下去。

她疯狂的摇头。那是隆啊,不轻易和别人肢体接触的隆啊。

“啊……”雪地太滑,她跑得太快,不小心摔倒了。

“茜……”安积隆追上她,扶着她的胳膊,抱她起来。

“隆……”牧野茜一把抱住他的腰,伏在他肩膀哭泣。

高野站在对面不远处,风雪中,看到安积隆抱着牧野茜轻抚着她。虽然他听不清,可他戴了隐形眼镜,隆的表情他看的清楚,充满心疼和内疚。

她一只手捧着他的脸,仔细凝望他。“隆…刚才…是真的吗?”

“是…”

“你和我分手是因为高野君?”

“是……”

“你爱上他了?”

安积隆抬头,看到对面同样望着他的高野,茜的视线跟随他看过去。

“是……我爱他……”安积隆默默放下贴在自己脸上的手。

牧野茜难以置信的摇着头,笑着,哭着说:“隆……他是男的!!!是男的啊!!!你怎么可能是同性恋……”

安积隆怎么可能是同性恋。她牧野茜曾是他女朋友啊,他们接过吻,拥抱过,在旅馆那晚他差点就抱自己了。他怎么可能爱上一个男人。

“是…他是男的…可是……”

“即使他是男的,我也只爱他……”

牧野茜难以置信的摇头,一步步退后,瞳孔放大,仿佛站在身前的人不是安积隆,而是一个陌生人。

“男的和男的……是错的啊!”

“连你也这么觉得吗?!”

“我没有歧视的意思。我只是太惊讶。”

“我知道。”他当然知道茜读书多,文化和思想也比较开放。

“隆…我没想到你也会爱上一个人。”

“茜……”

“你从来没说过爱我。”

“……”

“隆……你爱过我吗?”

“茜……我曾喜欢你…”

“是啊…你只是喜欢我…我们一起经历那么多…你也只是喜欢的程度…安积隆…你真狡猾啊……”

“茜…”

“我一直相信你。我们一起经历生死劫难,我一直在等待…我以为我们会好好开始……可是在你心中我竟然都没有一个男人重要…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

“对不起……”

“你真残忍,一句对不起,就想抹杀掉所有。你知道吗,隆,当你说出分手的那一刻,我设想过很多可能,想着你可能有无法言说的苦衷,或者遇到了更好的女孩。但我又觉得不可能。于是我想过来问你,如果有苦衷困难我们一起面对。我只是想知道原因,可是……可是我万万没想到你爱上了一个男人!!”

“茜……”

“隆,为什么是个男的,为什么是高野君?你们怎么认识的?认识多久了,到底有哪些事瞒着我…”

“你不明白。”

“是,我不懂,你不说我怎么会懂,我不明白隆怎么会爱上高野君!!”

安积隆闭上了眼睛。是啊,他也想知道,他怎么就爱上了高野达郎。

面对牧野茜悲伤哭泣的模样,面对她声声诘问,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他也想知道原因。

他低头不语,牧野茜的手不断的颤抖。

高野不知何时已走到他身旁,温柔地握住他冰凉的手。开口。声音沉稳冰冷,不带丝毫犹豫。

“牧野小姐,在你挂掉电话那一刻,你们就已经结束了。”

评论(3)

热度(16)